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九十 Hello,Mr.Cheng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

  —*—

  许悠然看起来比以前更瘦了,那双腿就快成了鹤腿,“最近很忙吗?”韩愈问。

  “噢?瞧瞧这是谁家的小王子?真帅!”许悠然把小程惜抱在怀里,逗弄了两下,说:“小湛在医院里不安生。”

  “孩子还好吗?”对于小许湛的病情,韩愈很少问出口。

  许悠然抿了抿嘴,说:“还好,比以前好多了,不过,还是得留在医院里。”

  “你应该很许进坦白,他是孩子的爸爸。你一个人……”韩愈建议道。

  “不,如果再次重回他身边,我会生不如死的。”许悠然看向韩愈,转开了话题,说:“姐,你最近……脸色看起来真是桃花依旧笑春风。”

  “像是恋爱中的女人。”程仲夏拿了三杯饮料过来,笑着说。

  韩愈立即红了脸,摆手道:“你们别拿我开涮。”

  “不和我介绍一下吗?”程仲夏看向许悠然,他可不知道韩愈认识micky的助理。

  “我叫小悠。程先生你好,我正在和大夫人套近乎了,以前在宴会上见过。”许悠然避重就轻的说。

  “你好。我是程仲夏。”程仲夏将小程惜抱了过来,说:“走,带你去见micky。”

  韩愈笑着看向这一大一小,又小声对许悠然说:“我看起来,真像是恋爱中的女人吗?”

  “真的,比真金还真。”许悠然狐疑的猜测了一番,两人就来到工作室外面的长椅上,“姐,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和程远在谈恋爱?”

  “哪有,你怎么还怀疑他?”韩愈摇头。

  “好吧。那你们为什么穿着情侣装从电影院出来?”许悠然那天晚上陪micky去电影院,这个怪人有个怪癖,自己的电影上映之后,要亲自去电影院倾听观众的看法。

  “……我……”韩愈哑口无言,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背。

  “呵呵……瞧你吓得。”许悠然拍拍她的肩膀,说:“说实在的,看到程远揽着你的时候,看到你们眼神的交流,虽然离得很远,但是……我真心的感受到了你们的幸福。”

  “悠然?”韩愈看向安静叙述的许悠然,她此时像是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家。

  “即便是注定要分开,有短暂的幸福也很好,因为,可以留在记忆里。像我和许进,说实话,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吵架,就是打架,没一天消停过,我和他闹。姐,其实我现在特别后悔,我和他,甚至没能像你们一样,去看一场电影。他其实有段时间很疼我。”许悠然的鼻子红了,泪簌簌的落下来。

  韩愈抚了抚她的头,说:“你是在鼓励我好好的谈这场不伦之恋吗?”

  “有些事情,当时不做,以后就没机会了。再幼稚,再无聊,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会变得很有意思。”许悠然擦擦眼泪,“许进……他可能早就找到我了,不过是装作不知道而已。他……已经不再爱我了,对他来说,我只不过是个一定要绑在身边的东西。”

  —&—卷轴界—&—

  “程总,新加坡来得一份传真,成航电子的。”乔秘书将那份传真拿了过来,程远低头,看了一眼,抬头道:“给我订下机票,我要去趟新加坡,那边可能出事了。”

  “嗯,好的。”

  成航电子是程远在肯顿学院念书的时候,注资的一家小公司,并不隶属于程氏旗下,他也很少露面去打理那边的业务。

  “叮—叮—”程远接起电话,“喂?”

  “……是我,你今天要做什么?”韩愈听完了许悠然的话,心里猛然长出了一片旺盛的野草,她像个刚刚恋爱的少女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见程远一面。

  “要去一趟新加坡。有点事情要处理。”

  “……哦。”韩愈的失望的哦了一声,电话那边的程远略感奇怪,“不可以带我一起去吗?”

  “……可以。”程远在那边笑开了,最近他们就是这样,对短暂的分开都很敏感。

  —&—卷轴界—&—

  “哇,这里的街道真干净!”韩愈靠在程远怀里,头上戴着一顶别着薰衣草的大帽子,墨镜卡主了脸,程远捂住她的嘴,说:“别像小孩子一样,一直说话。”

  “唔嗯!”韩愈推开了他,程远下机后一直盯着笔记本看,不时传来“啪啪”的键盘声,㊣(4)根本完全无视她的存在。“那你带我来新加坡干什么?都不理我。”

  “一会儿就好。”程远回答道。

  “你都说第三遍了。”韩愈靠在座椅上,取下墨镜,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眼睛上就有一阵濡湿感,她睁开眼睛,程远正看着她,他低头亲了两下她的眼睛,说:“我今天很忙,你先去酒店。好不好?”

  “我可以说不吗?”韩愈提着包,不满的走进了酒店。

  陌生的酒店,陌生的街道和人群,韩愈洗完澡之后,就坐在客厅里,啃着面包,看着同样陌生的新加坡,没一会儿,客房服务的侍应生就推过来一车好吃的,她吃了几口,躺在大床上,从左边滚到右边,从右边滚到左边,直到滚累了,又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又上网,无意间点开了一个广告,里面全是琳琅满目的情趣内衣。

  “制服诱惑……兔女郎……”韩愈看了一会儿,酒店附近就是购物街,她拿起包包,飞快了下楼了。

  “叮——”程远下了电梯,已经快半夜两点,他揉了揉鼻梁,在成航电子开了一天的会,幸好这小公司还能救得回来,他拿着房卡来到了2017号房。

  房间里黑漆漆的,有低沉的爵士女音从cd中流泻出来,“韩愈……”程远打开洗手间的门,一面有点亮光,他拉开浴帘,没有人。“韩愈……”

  “韩……”程远看着坐在床上的韩愈,差点血气上涌,这是她第一次自己穿上这种类型的制服,他们已经很久不玩这个了。“你……”

  韩愈爬了过来,跪在他的脚边,然后缓缓的站起来抱住了程远,在他耳边小声的说:“hellomrcheng。”

  程远没有说话,转身就关了灯,韩愈正检讨自己弄砸了的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他解皮带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