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八十六 爱我别走(今日三更)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都会慢慢变老,如果你问我,这一刻我最想干什么,韩愈,我只想抱着你轻轻的晃一晃。

  —*—

  程氏入主康城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媒体的恶意攻击,使得程氏变成了企图称霸一方的怪兽,这舆论的效应可不太好,韩愈翻开报纸,看完了所有关于程氏的报道,很庆幸那天在机场的照片没有被爆出来,想到许进的表情,她再次额头冒汗,乔秘书显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建设,即使心中尴尬,也表现的很淡然。

  “咯噔咯噔”从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韩愈赶紧站了起来,笑道:“爸妈,要出门?”

  “是啊,这康城,还是要我们这两个老家伙跑一趟。”阮香玉给程九柏整了整衣领,看向韩愈道:“我们要去康城几天,家里你得好好照看,我看小惜最近饭量很小。”

  “嗯,好的。”韩愈公式化的回答着,送他们二人出了门。程九柏坐在车里,看着车窗外的儿媳,低声说:“香玉,这孩子真是很像你。”

  “我一手调教出来的,能不像我吗?”阮香玉自是得意,这种儿媳才能带出手,不过,至今还是没有给她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相亲的男方不是中途自动退场,就是背景不够,左挑右选,反而找不到一个真正可心的。

  程九柏冲韩愈挥了挥手,说:“家里的事情,我不会插手,不过,你得注意分寸,不要逼她太紧。”

  “老头子,你还不糊涂啊。”阮香玉很意外,眸光一闪,“这都是阿远那个混小子干出来的好事,韩愈肯定是仗着他的喜欢,不拿我的话当一回事。指不定呐,还是她先招惹阿远的。”

  “你是永远是程家的女王。”程九柏历来都是把这件事装作不知道,但他绝不想优秀的次子娶了自家的寡嫂,那就太过败坏门风。“给韩愈找个好人家。”

  “我又不是蛇蝎心肠的人,她在程家劳心劳力,我还是记在心里的。”

  程九柏皱了皱眉,说:“莫家正要转回国内,莫晨和韩愈同龄,而且他的夫人是三年前出车祸过世的。”

  “估计他还在康城,咱们啊,就来个偶遇,说起来,他们两个人倒是有共同语言。”阮香玉笑着点头。

  —&—卷轴界—&—

  半夜,程宅的铁门打开,程远的跑车缓慢的开了出来,护院们本想尾随,却被程远一口否决,沿着两排高大的法国梧桐,在错落有致的夜色中,程远轻松的吹起了口哨,对坐在身旁的韩愈说:“是你说,要出来兜兜风的,怎么不说话了?”

  “嘘——”在如此安静宁谧的氛围中,韩愈趴在车窗上,有点微醺的错觉,她穿着睡衣,程远也穿着睡衣,两个人在床上折腾了一阵之后,洗完澡就对视了一会儿,有点无所事事的的对视,然后韩愈就打响指说要去游车河。“真舒服。”

  “把领子拉高一点,春光乍泄。”程远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耳边,命令道。

  “哦——”韩愈开始哼唱,还是最近常常唱得《唯一色彩》,程远放慢了车速,他尽量开向人少的地方,围着这附近的人工湖绕圈,韩愈抬起头,这个城市仿佛已经睡着了。“程远,我们停下来走走。”

  “好。”程远靠边停了下来,两人又下了车,夜风微凉,程远握起韩愈的手,十指紧扣,问:“去英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签证这两天就下来了。”

  “都准备好了。”韩愈歪着头回答,“你为什么允许我去那么远的地方?”

  “可能当时脑子不清楚。”程远随口答道,他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将肖礼这个炸弹扔到别的地方,而不是让韩愈和程非凡远赴英国。不过转而想想,现在自己动肖礼的话,母亲会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件事情。“去了英国之后,要赶紧学英语,否则,让人卖了都不知道。”

  “卖了就卖了,反正你能把我找回来。”韩愈转过身,夜风吹过她水灵灵的眸子,程远像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一样,双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就这么怔怔的看着她。

  “就……这么相信我?”程远笑问,语气有点纨绔子弟的调戏味道。

  “因为你是强盗头啊。”韩愈下定结论,转过身踩在了沿湖的石子路上。

  程远背着手,跟在她身后,就像是一个家长,在看着自己年幼无知的孩子,他看向平静黝黑的湖面,那些垂柳软弱无力的伸到了水面上。

  两人不再说话,他们不经常游车河,不知道游车河的时候,该聊些什么,程远觉得自己现在变了,开始会倾听韩愈的想法,并像个心胸狭窄的小人那样,推敲那些细枝末节。

  “韩愈,你还爱着我哥吗?”程远低着头,小声问。

  “……”韩愈没有回答,她认为这就像是问一个活人,你是否喝水那样白痴。她转过头,揉揉眼睛,说:“我困了,回去吧。”

  “再走走吧,我不问了。”程远揽住了她,习惯性的蹭她的鼻尖,拽着她继续往前走。

  湖水悠悠而动,偶尔会有光从很远的地方射过来,天空的繁星很远,有时候会看见路过的飞机,韩愈枕在程远的大腿上,两人坐在湖边小亭的木质长椅上,看着看着,眼睛渐渐就累了,她闭上了眼睛,浑身放松,好像回到了小时候自己家的稻草堆上,无限安稳。

  “韩愈……”程远唤了一声,见她没什么反应,就不再叫她,凝望无边的夜色,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抚着韩愈的肚子。

  翌日,韩愈挣扎着从程远身上坐起来,她是被广播的声音吵醒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群晨练的老太太,各自拿着红红的扇子,在公园里翩翩起舞,几个练太极剑的老爷爷认真的刺来刺去,“唔嗯~”没想㊣(5)到在公园里睡着了,她转过身,晨阳淡淡的洒在程远的脸上,她凑近了一点,无论这么看过多少次,韩愈总觉得,程远这张脸,于自己而言是特别的。

  “嗯……”程远睁开眼睛,就发现韩愈近在咫尺的凝望,他轻扯嘴角,手插进了她乱糟糟的头发里,深深的吻了一下。

  “放开!这是公众场合。”韩愈嗔道,立即站起来要走,程远看到公园的内的景象,他伸了个懒腰,广播里忽然播起了老歌,张震岳的《爱我别走》,一些老头老太开始跳交谊舞。

  “喂,干什么?”韩愈再次被程远从后面抱住,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将她转了过来,将她的头按在胸口,就着音乐,缓慢的左左右右起来……

  给读者的话:

  爱我别走,如果你说,你不爱我,不要听见你真的说出口,再给我一点温柔。远,你沦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