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八十五 唯一色彩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她那么开心……好吧,怎样都好。

  —*—

  “我的黑,我的白,变成最灿烂的未来……”从厨房里传来韩愈小声的歌唱,是一首郭富城的老歌《唯一色彩》,以前她常拉着程宏一起唱,但程宏只会唱高|潮那两句,她每次都会笑话程宏在歌唱方面,真是个大笨蛋!三个小家伙趴在厨房门口,鬼鬼祟祟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喂,你们一大早拉我起来,就是来看妈妈做饭?”程非凡昨晚已经被程依依和小程惜炮轰了一晚上,实在是严重缺乏睡眠。

  “嘘——妈妈已经很久没唱歌了,你不觉得很反常吗?”程依依趴在门口,用福尔摩斯式的口吻说。

  小程惜攥紧小拳头,愤恨的点点头,说:“二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妈妈被肖礼抢去!”

  “我没有啊……”程非凡完全迷糊了,谁来具体给他解释一下,这是什么状况?

  “还说没有?还干儿子,妈妈有我们三个就已经够了,还收什么干儿子,不是添乱吗?”

  小程惜再次愤恨点头,看到老妈把切好的草莓放进一个饭盒里,舔舔嘴唇说:“我好想吃啊……”

  “那就进去吧。”程非凡将小程惜推了进去,揉揉自己的乱发说:“妈,小惜饿了。”

  “呐,那边有,在碗里。”韩愈将饭盒放在袋子里,说:“非凡,这是我给肖礼做的,你回头带给他,这孩子家境不好,从小到大一定吃了不少苦。”

  “好啊,妈。”程非凡用牙签戳了一颗草莓,“真甜。”程依依也戳了一颗草莓,又用眼神示意小程惜,小程惜领命,狐疑的说:“妈,我不要吃这个,我要吃那个!”他指了指要给肖礼的饭盒,可怜兮兮的小手指翘起来。

  “这个不行哦,是给肖礼哥哥的,再说,这都是一样的。”韩愈摸摸幺子的小脑袋,知道他又在闹情绪,就说:“以后肖礼也是你哥哥哦。”

  “他才不是我哥哥。”小程惜终究没能敌过美食当前的诱惑,韩愈给他喂了两勺,他就乖乖闭嘴了,程依依只能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怎么都在厨房啊?厨房是下人呆的地方,你们这都失了身份。”阮香玉听见小厨房的声音,摇着扇子走过来。

  “哦,好久没下厨给孩子们做点吃的了,今早起得早了些,就……”韩愈还没解释完,阮香玉就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严肃的看向众人,说:“传出去让人笑话,还以为我们程家雇不起佣人,你们今后要吃什么,喝什么,都吩咐一声就成了。这帮下人就是让韩愈你给惯坏了。”

  “母亲教训的是。”韩愈瞧着,阮香玉是真的动气了,程依依过去揽住奶奶的肩膀,称赞道:“奶奶,您现在没化妆吧?”

  “没化妆啊,怎么,很难看?”阮香玉摸了摸脸,担忧的说。

  “怎么会,奶奶没化妆也好美哦!”小程惜接到了姐姐的眼神,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盛赞道。

  “我的乖孙孙哦,来,陪奶奶去园子里看看,春天的花,开得真好。”阮香玉牵着小程惜离开了,程依依打了个饱嗝,握住老妈的手,说:“妈,你可不能有了干儿子,就忘了我们仨,瞧你高兴的,我出生的时候,你也这么高兴吗?”

  “死丫头,没良心。”韩愈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都想些什么呢。”

  “哦,对了,妈。早晨二叔来电话,希望你能去接机。”程非凡说道。

  —&—卷轴界—&—

  机场,手表的时间是下午四点,韩愈第五次看向vip通道,还是没看到程远的影子,她坐在等候的蓝椅上,登陆了手机,程远不在线,程仲夏在线,不过这个小师傅应该很忙,她刚想下线,就出现一个好友请求,她点开看,是一个叫【锦城之声】的人,验证信息写着【仲夏的好朋友】,她立即给了通过,难道是什么高深莫测的艺术家?

  加了好友之后,【锦城之声】立刻发了一条过来。

  【今天有点热呀,你呢,韩小姐。】

  【……是有点热,春暮夏初了。】“韩小姐”这个称呼让韩愈觉得有些久远,现在已经没人会这么称呼她了。

  【下线了,再见。】那头的程锦声合上手机,从洗手间的隔间里走了出来,如果是正常的女人,应该会先问“你到底是谁”这类问题吧,他一边洗手一边皱眉笑,一阵喧哗声传过来,他走出了洗手间,戴上了超级大的墨镜,一群财经记者涌向了vip通道刚走出来的程远,他微微扯了扯嘴角,幸亏不是同一班飞机,要不然打个照面,那游戏就提前开始了。

  “程总,程氏有意入主康城吗?为什么事前没有透露?”一位女记者挤到了前面,大声问道。

  “无可奉告。”许进不耐烦的推开这些人,程远看着眼花缭乱的闪光灯,都一一给了镜头笑脸,但仍抿嘴不语,只是保持着一贯的低调风格,乔秘书看到有几名程家的保镖走过来,总算心安的叹了口气,出了包围圈,韩愈害怕被那些镜头扫到,就尽量低头跟上,保镖们见状就将她轻轻推了一把,程远自然的搂着她,后面的记者无法靠近,有个记者喊道:“是大夫人!”

  “……被记者拍到了,不会有事吧?”韩愈不敢回头,几个人出了机场,程远将她塞进了跑车里,回答道:“不会。”

  “这些记者的鼻子够灵的,我们去康城,事先也没漏口风。”许进坐在副驾驶上,乔秘书则坐在韩愈身边,不过,她觉得自己十分多余,她连忙接过话茬,说:“现在程家随时都在舆论的浪尖上。”

  “熬夜了呀,瞧这黑眼圈,怎么不叫乔秘书稍微擦点遮瑕膏?”韩愈抚上程远的脸颊,悻悻的说。

  “遮什么,㊣(5)又不是女人。”程远抓住她的手,问:“收干儿子了?”

  “嗯!肖礼这孩子真的很乖,而且和非凡一样聪明,你会喜欢他的。”韩愈笑着仰头说。程远低下头蹭了蹭她的鼻子,也不管跑车里的其他两个人,许进是头一回见到这情况,立即噤了声。

  “干什么!没大没小。”韩愈坐正,又对乔秘书和许进说:“他就这样,你们别管他,被我这个大嫂惯坏了。”

  “你就装吧。”程远仰起头闭目养神,嘴角带着浅笑,一路上担心肖礼这个炸弹,他实在需要休息一会儿。

  机场门口,程仲夏那辆显眼的房车正停在那儿,程锦声刚上车,就抱怨道:“才买了五块地,真是白去康城了!”

  “那就不少了,五哥。”程仲夏无语的说。

  “就五块地,怎么和程远玩儿?”程锦声拿起手机,再次登录,开始给韩愈的号发信息,程仲夏见状,不解的问:“你最近迷上了?不是说很难看吗?”

  “挺好的,可以钓鱼。”程锦声低头,阴恻恻的说,“尤其,是钓程远池子里的肥鱼。”

  给读者的话:

  真要注意防暑降温呐~你们。哦,推荐一下小方嫣的《何妨我爱你》,mua~晚安,爬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