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八十一 又一个私生子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件事,足以让韩愈彻底崩溃。 哥……你欺骗了这个如此深爱你的女人。

  —*—

  这是一条狭窄的小巷,它处在锦城最破落的贫民区,程非凡跟在肖礼身后,他捂住鼻子和嘴巴,有一股腐臭的酸味从巷子里传过来。

  “这里很难闻吧?”肖礼看到程非凡的样子,不好意思的低头道。“早就叫你不要来我家了,你非要来?我家就在巷子里。”

  “啊,没关系,我捂住鼻子了,什么也闻不见。”两人进入了小巷,巷子里很暗,肖礼就拉住程非凡的手,说:“以前我念小学的时候,这巷子里还有路灯的,可是后来让一个调皮的小孩给砸烂了。街道本来说要修的,可是一拖再拖,哎,有很多小水坑,你小心点。”

  “哦,我回去和我二叔说,让他找人把你们这儿的路灯修一下。”程非凡向前看,在巷子的末端,正坐着一个修鞋的老鞋匠,看到肖礼过来,就拿出一个塑料袋,说:“这是你姥姥的那双旧皮鞋,修好了,给她拿去吧。”

  “谢谢你。”肖礼付给他两块钱,说:“非凡,这是我姥姥最喜欢的一双鞋,它和你我一样大,十四岁了。”

  “啊?一双鞋能穿十四年?”程非凡不相信,就拿出来翻看,“补了好多次啊,这鞋头都瘪了。”

  “这双鞋可是【满记】纯手工的,是高级货。”老鞋匠看着程非凡脚上那双鞋,眼前一亮,说:“哝,就和你脚上那双是一样的。”

  “【满记】是我们家的店啊,福伯说,这家店只给我们程家的人做皮鞋的?这双鞋,真的是【满记】的吗?”程非凡怀疑的再次端详,没想到,在鞋底看到了【满记】二字的繁体字样式,这商标确实是一样的。

  老鞋匠耳背,也没听清楚这两个少年在说什么,乐呵呵的说:“我年轻的时候,也想到【满记】去,可惜不够格,你姥姥这双鞋我修了十几年,能穿十四年,【满记】的鞋果然名不虚传。”

  “走吧,我姥姥还等着我们回家吃饭呢。”肖礼拉着满脸狐疑的程非凡,这双鞋在家里十四年了,肖礼从没在意过。

  两人转了个路口,上了楼梯,肖礼的姥姥站在屋外的水龙头下洗菜,听到脚步声就转过头,在看到程非凡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这孩子浑身的气度,和当年的程宏如出一辙,眉眼间也极为相似。

  “姥姥,这就是我好哥们儿,程非凡。”

  “哦。……你就是非凡呐?进去坐吧。”肖礼的奶奶过世之后,他的日常生活就由姥姥照顾,他看着自己的姥姥,总觉得她看程非凡的眼神有些奇怪。

  —&—卷轴界—&—

  娱乐圈的狗仔队最近十分悠闲,不少明星都结婚了,不少美艳的女明星都在家带孩子,没有同性恋、潜规则,没有暗度陈仓的桃色事件,唯一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就莫过于四大豪门之一的程家老夫人阮香玉重回上流交际圈,近日里到处参加活动,曝光率很高。除此之外,韦家二公子韦杰西也受到了一定的关注。

  跟着阮香玉是捞不到什么消息的,于是有些狗仔队开始旧事重提,挖掘起程家大公子的车祸原因,开始只是匿名报道,后来渐渐成了一股趋势,当年程宏的死,是锦城二十年不遇的大新闻,程家大公子的命,是非常值钱的。

  车祸挖掘一再深入,一些舆论矛头指向了在程宏死后,很少在镜头前露面的程家大夫人韩愈,在程远那个没有成功的订婚上,这位大夫人容颜依旧,多少吸引了好事者的注意。探索一个“寡妇”的私生活,一时间又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许进看到这些报道的时候,简直是狂笑不止。他正要向程远汇报至诚实业的一些状况,推门就看见了大侦探黄杰。

  “抱歉,我敲门了,里面没人应。”许进笑着说,实际上是敲了不下十次,里面都没有反应。

  程远侧过头,立即收起了脸上的神色,对黄杰说:“暂时保密。”

  “好的,程先生。”黄杰转过身,拍了拍许进的肩膀,说:“好久不见,悠然好么?”

  “她很好。”许进不屑的回答道。

  “呵呵,你还没找到她吧?这是我的电话,熟人半价。”黄杰鼻尖有汗,整个人脸色也不好看,许进看了半天,㊣(4)总觉得他们刚才肯定是在说什么惊天大秘密。

  “黄侦探说笑了。”许进对他印象一直不错,除了爱财如命这一条。

  “程总,这是至诚的季度报告。”许进将一个黑皮书放在了程远面前,他低着头,眼睛眨了两下,许进摸了摸鼻子,原本还有很多话想说,现在看起来……“那您先看。”

  “等等。……肖舒慧这个女人,你认识吗”程远忽然抬头问,眼神冷漠,并且闪过一丝戾气。

  “肖舒慧……”许进的记性很好,他想了一会儿,说:“我认识。咳咳,是宏哥宠过一阵子的女人,不过,早就过世了吧。”

  那时候程宏和许进走得很近,许进知道这些并不稀奇,程远却如坠冰窖,他从未听到自己的大哥提过这个女人。

  许进见状,忙说:“这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宏哥没当真的,当时韩愈……她刚生下女儿,所以……”

  “……”程远感到一股凉意从脚底窜到了心脏,直接拽出了一股难以言状的疼痛。

  “那个,程总。这事儿,你可千万不能和嫂子说,宏哥当时告诉我,要是我敢乱说话,就让我下地狱。虽然他人不在了,但是……你们是兄弟,没关系的。”许进越看越觉得程远的平静之下,隐藏着些什么。

  许进离开之后,程远看向了那张全家福,他摩挲着韩愈和程宏站得位置,夕阳落下,染得办公桌上一片纸醉金迷的凄艳,他知道,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同时拥有几个女人不算事情,只是程宏竟然让这个女人生下了他的孩子……“又一个私生子……”他想到了肖舒慧的儿子肖礼,原本只是想让那些无所事事的狗仔队停止犬吠,没想到让黄杰一查,竟然找出了这么一个隐藏已久的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