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八十 若无其事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借你的手离开程家,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应该的决定。

  —*—

  日子迅速恢复平静,就像是一滴水坠入大海,很快的消失不见,海面看上去,还和平日那样波光粼粼。

  程宅的一切照旧仅仅有条,程远每天早晨在餐桌上,都能看到韩愈和……自己那脸色不太好的母亲,当他和韩愈多说一句话时,母亲总会用眼神阻止,一来二往,饶是程远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

  二老回来之后,家里的佣人都时刻处在紧张的状态,偷懒的,聚众打扑克的,都在小心的收起自己的尾巴。福伯每天早晨会汇报中午的菜色,阮香玉会按照自己的口味选择,全家人都发现,最近的伙食明显与以往不同,三个孩子觉得有些食难下咽,他们对法国菜都不感兴趣,程依依和程非凡达成共识,他们决定在学校或者外面解决,小程惜每天就坐在餐桌上象征性的吃两勺,然后再去妈妈的房间里吃正餐。

  “来,宝贝儿再吃一口。”韩愈和小程惜坐在卧室的地板上,她正在喂小家伙吃饭,看他圆滚滚的小肚子,自豪的说:“我儿子就是厉害,身体棒棒像个小老虎一样!”

  “嗯!嗯!”小程惜吃下最后一口,问:“奶奶什么时候走啊?”

  “……不喜欢奶奶啊?和奶奶不亲呐?”韩愈给他擦了擦嘴,问道。

  小程惜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偷偷在韩愈的耳边说:“我最不喜欢奶奶了。最喜欢妈妈。”

  “这就好,要不然将来,我的儿子,就要被她给赖去了!”韩愈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鼻尖,又将他抱在怀里,哄道:“睡一会儿,然后妈妈送你去上课,好不好?”

  “嗯!”韩愈将小程惜抱到床上,侧身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妈妈,我听见有些佣人说,奶奶要赶你走……”小程惜转过身抱住韩愈,不解的问,声音呐呐的。

  “妈妈不会离开你的。乖,睡吧。”韩愈当然知道自己的婆婆在暗示些什么,最近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阮香玉还带她去了两次宴会,将她推进了一群大龄未婚的中年男人里,其中有不少是背景优秀人品不错的,甚至有一位男士是程宏的大学同学。

  没有不透风的墙,程远之前的行为,阮香玉是不动神色压下来了,但程宅里的一些老妈子,好像早就等着这件事情浮出水面,好验证她们多年来的猜想。

  “睡着了?”耳后突的一热,韩愈从沉思中惊醒,看到的正是程远布满血丝的眼睛。

  “还没去上班?”餐桌上的他们已经没有交流,两人是有一阵子没这么近距离说过话了。听到韩愈疏离的口气,程远皱皱眉,他轻轻的坐在床边,说:“需要点时间,妈……好像没办法接受。”

  “哦。”韩愈看到了他眉间的挫败,“毕竟妈手上有程氏一半以上的股份,你这个总裁要是不合她的意,随时会被撤掉呢。”

  “你……”韩愈的口吻日趋冷嘲热讽,就好像不满丈夫的无用。

  “我问你一个老土的问题,要是我和你妈都掉进了河里,你会先救谁?”

  “我妈。”程远握紧韩愈的手,回答道。

  “很好。”韩愈并不意外,她看向外面的阳光,说:“你不是把窗户纸捅破了吗?再糊上去吧。”

  “不可能。”程远坚定的看着她。

  韩愈低笑,看了一眼时钟,低头咬了一下小程惜的鼻子,亲昵道:“小王子,午睡时间结束,妈妈送你上课去,迟到咯,打屁股咯!”

  小程惜“咯咯”的笑着,缩成一团打滚,程远笑了,将小程惜扛在肩膀上,说:“二叔送你们去!走咯!”

  “慢点慢点,我拿书包。”

  —&—卷轴界—&—

  “对,手放松,你可以想象自己的手就是一只蝴蝶,在画布上翩翩起舞。”程仲夏站在韩愈身后,手把手的教着她如何执笔,“这其实是个挺抽象的公鸡图,你在临摹的时候,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进行修改。”

  “好难。”韩愈手腕有些酸,她手上拿着的画笔是个很粗的彩色铅笔,是工作室的特制画笔。

  “好吧,手拿过来。”程仲夏工作的时候,都会系一个朴实的黑皮围裙,还会戴一个黑框眼镜,韩愈也会戴一个黑框眼镜,两人通常都在工作室的院子里授课,经㊣(4)常会惹人围观,戏称“黑框二人组”。

  凉风习习,韩愈不解的把手伸了过去,她本以为程老师又要给她讲述每根手指该怎么用力,谁知道……“嘶,好舒服……”

  “看你拿画笔的姿势,就知道你肯定会手腕酸。”程仲夏小心的给她按摩着手腕,说:“好多了吧。”

  “师傅真厉害。”韩愈每天都会拍马屁,而且都毫无新意,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精辟的五字真言,她还是照常去参加婆婆“无意”组织的相亲会,家里的低气压让她在这里找到了短暂的安宁。程仲夏最近接了大项目,吃喝睡觉都在工作室,韩愈若是清早来就会顺便给他带早餐,外加收拾他那间到处都是图纸的办公室,她心里对程仲夏的佩服简直难以言说,那么乱,那么多的图纸,只要程仲夏想要,都能在一分钟内找出来。

  “呐,我给你按摩,你也该给我按摩。”程仲夏转过身,抬了抬肩膀。

  “好嘞!师傅说的话,徒弟一定两肋插刀,竭诚为您服务。”韩愈点头哈腰的给他按摩肩膀,她是专门学过按摩的,自然两三下就讨得了程仲夏的欢心。

  相处久了,程仲夏觉得,韩愈的性格其实很耍宝,她心情好起来的时候,能真的像是摇尾巴的家犬一般,处处蹭得人心甜。不过,他知道,最近她的日子,并不好过,而且,以他对阮香玉这个后妈的认知,经程远那么一闹,她以后的日子更不好过。

  “韩愈。”

  “嗯?”韩愈捏得正起劲,抬头问道。

  这是程仲夏第一次当面叫她的名字,见她也不介意,就说:“要是有一天,她赶你出程家,我们就是同一阵营了。”

  “……嗯。”韩愈点点头,她会若无其事的维持着良好的婆媳关系,直到它某天彻底破裂,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