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九 你还欺负我儿子?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儿子,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

  阮香玉再次看了一眼儿子深邃的眼眸,他说前面的话时,比在董事会上做报告还严肃,即便是跪在地上,他还是字字句句,铿锵有力,完全像是在诉说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阿远……你这是鬼迷心窍了吗?”阮香玉难以置信的摇着头,坐在了冰凉的木椅上。她一手教出来的两个儿子,程宏不在了,唯一剩下这个优秀的儿子,这个她引以为豪的儿子……

  “不是。儿子很清醒。妈,韩愈的性格您是知道的,如果您不答应,她是不会……”

  “别再说了。阿远,我问你,你和韩愈这八年来,有没有做过令你大哥蒙羞的事情?”阮香玉轻抚胸口,轻轻的喘了一口气。

  “没有。”程远立即回答道,“她一直都不知道……她的心里,只有大哥。”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你自己一厢情愿,你大嫂她根本没察觉?”阮香玉盯着程远,沉声问。

  “她那个性格,就算我偶尔和她开玩笑,她恐怕都不会深想。”

  “所以,你就准备强迫她,又咬定我在例会上不会给你脸色?”阮香玉心里立即有了主意,“你站起来。膝盖跪疼了吧?”

  “不疼。妈……”程远站起来,拖长了音。

  “你呀,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喜欢和你哥抢东西。”阮香玉很少提及程宏,这个儿子是她心中的最痛,她哽咽道:“她是你大嫂,让我想想吧。”

  —&—卷轴界—&—

  阮香玉没有下楼吃晚饭,韩愈和平时一样,吩咐下人把晚餐布好,坐在餐桌前和孩子们说话。

  “妈,二叔不会被奶奶毒打一顿吧?”程依依担忧的问。

  程非凡不予置评,他没有开口讨论这件事情,说:“妈,我想请我的好哥们儿肖礼来家里做客。”

  “那好啊,总是听到你提起他,妈妈还一直不认识呢,什么时候?妈妈一定亲自下厨。”韩愈摸摸他的头,对他处事的淡定态度表示赞许,相比程依依的大惊小怪,二儿子实在堪称岿然不动。

  “妈妈,那我也带我同学林至佑来家里做客,可不可以?”小程惜见缝插针的说。

  “哦,林至佑,听你二叔说,她是你的小女朋友哦!”韩愈揉揉他的头,取笑的眨眨眼。

  “厄……”小程惜脸红的低下头,拿起筷子说:“什么时候吃晚饭?小惜肚子好饿!”

  “开饭吧。”程远坐在了韩愈的对面,脸上也没有异色。

  “二叔说开饭就开饭。”韩愈没拿正眼看程远,这么说了一句,大家开始动筷子。

  桌子底下,程远的鞋头碰了一下韩愈的小腿,然后又蹭了两下,韩愈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慢条斯理的吃着东西。

  “哎?仲夏,我听说你们团队这两天要去一趟非洲?”韩愈问。

  “嗯,集体采风,有个很大的壁画要完成,之前已经有了两次尝试,大家都觉得不满意。所以就拿点经费,一起去真正的非洲看一看。”程仲夏不知道她为什么忽然说起这个,他看向程远,程远也正冷冷的盯着他。

  “太棒了!我也想去看看。”韩愈笑了笑。

  程九柏看韩愈和程仲夏的关系如此之好,就点头道:“仲夏,你就带你大嫂去看看吧,她这些年都在家,小惜也大了,是时候出去旅游了。”

  “爸最好了。”韩愈顺水推舟的夸奖,这下程远立刻站了起来,说:“非洲有什么可看的?”

  “我只和你大哥去过一次英国,其他国家都没去过。非洲,我一直很好奇,在动物世界里面……”

  “什么鬼动物世界?什么鬼非洲?那种地方到处都是苍蝇和土著,有什么好玩的?如果你想去,你应该早告诉我,上个月我还去了一趟。”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种地方,你为什么要去?你应该乖乖呆在家里才对。你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怎么能跟着别人到处乱跑?你走了,孩子们谁管?”

  “去一趟非洲,也不会花多长时间……”韩愈注意到二人的谈话,或者说喊话,已经严重影响了饭桌上大家的进餐。

  “那你还是该早和我说,我给你安排时间。”

  “我的时间,为什么要你安排?”韩愈也站了起来,希望能终止这种无意义的谈话。

  “你的时间,当然得由我安排,你要去哪儿,当然得和我一起,我是一家之主。”程远完全忘了餐桌上的异样眼神,依旧故我的说着。

  “程远,你就别再欺负你大嫂了。”程九柏放下筷子,他是头一次看到程远这么和韩愈说话,完全乱了辈分。

  “我这是关心她。”程远肯定的说,程十方差点给热汤呛到,他擦了擦嘴,开始感觉到在公司里的二哥,回来之后简直就是另外一副样子,罕见,十分罕见,会因为这么点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就争吵,那是小孩子才会有闲心做的事情。要是让乔秘书那些人看到这样的程远,估计,后果很不妙。“二哥,大嫂,吃饭吧,菜都凉了,旅游什么的,可以挑个适合的时间,一起去嘛。”

  “如果可以,我想一个人去。”韩愈无意间说出了真心话,她抿了抿嘴,说:“我吃饱了,爸,仲夏,十方,失陪。”

  “我也吃饱了。”程远“哗啦”一声再次站起来,也许是起得太急了,不小心拽动了桌布,对面的小程惜立刻遭殃,他正在喝的汤碗瞬间倾斜,一碗热腾腾的牡蛎汤就这么洒在了他的小腿上。

  “哇啊,妈妈,好烫啊!……呜呜……妈妈……”

  韩愈闻声,赶紧跑了过来,用餐布将那些汤水擦干,冲程远吼道:“你是死人啊!发什么神经!”

  “我……”

  “冲我撒气也就算了,你还欺负我儿子?你有完没完!㊣(5)”韩愈接过范妈递过来的烫伤药,将小程惜抱在怀里,哄道:“不哭哦,范妈的药膏可管用了,擦上去凉悠悠的……是不是啊?”

  小程惜泪眼睁得大大的,扁着嘴,一抽一抽的,拱到韩愈怀里,说:“妈妈,好痛痛……”

  “能不疼吗?你二叔就是一只没关进猪圈的蠢猪!这都破皮了,范妈,不会留疤吧?”

  “不会的,大夫人。”

  程十方看向程依依,小声问:“依依,他们经常这么吵么?”

  程依依耸耸肩,今天的气场真是怪异,程非凡若有所思的看着此刻站在那儿,任由母亲责骂的二叔。他们确实就是这样,每隔一段时间,二叔就会找茬吵架。

  “没事吧?”程远低头问。

  “有事我就活剐了你!”韩愈抱紧小程惜,不让他这个恶毒的男人碰。

  阮香玉在楼梯上目睹了这一切,她看着程远的眼神,径自叹气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