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八 开玩笑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没想到,我真能挨到这一天。

  —*—

  转身向前走了五十步,有一颗很粗壮的高树,韩愈捂住嘴,像个孩子一样将脸埋到双腿之间,“嘤嘤”得呜咽起来,她的背影颤动着,在摇动的光斑里无声的颤抖。

  “……大嫂。”程仲夏递过去一张餐巾纸,也蹲在她身边,轻声说。

  “没事。”韩愈擦了擦眼睛,低头说道。

  “……”程仲夏抬起左手,缓缓的放在韩愈的脖子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不在意的说:“我的徒弟,也是个很特别的女人。”

  “师傅,我们去你的工作室吧?”韩愈眼中没有一丝泪痕,满眼都是笑意。

  “你没哭?”程仲夏意外的说。

  “我为什么哭?”韩愈站了起来,“还有什么,值得我哭。”她像是暗自下定了什么决心,再抬头的时候,一脸的阳光灿烂,就像是在黑暗中生长了太久的向日葵,终于接受到了第一缕阳光,“走吧,去你的工作室,我要求上课,和大强度的训练,很久不练,我的手都生了。”

  “大夫人,您怎么和六爷在这儿?”胡老气喘吁吁的走过来,赶紧将韩愈拉了过来,“这边走。”

  “有什么事吗?”韩愈笑着问。

  “很重要的事情,您要是不去,我们这些老骨头就该下地狱了。”胡老赶紧拉起主角向前走。

  —&—卷轴界—&—

  程远一翻感人肺腑的发言,让一向冷冰冰的程家开始散发出淡淡的温馨气息,不少人到中年的贵妇都开始偷偷抹眼泪,阮香玉在场上来回巡视了很多遍,还是没有找到程远口中的那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儿子是第一次如此坦白的说出自己想法,她这个做妈的,心里也挺感动,不论这将来的儿媳是谁,暂时看来,她还是喜欢的。

  “唉?程总这说得究竟是谁?”

  “不知道啊,估计是哪家的小美女吧?哎哟,我们程总的心是被勾走了。”

  “对啊,该不会还是那个艾思羽吧?”

  “哪能啊?听说都退婚了。这一定是另有其人。”

  “你们能小声点吗?”乔秘书嗔了一眼几位高管,她的眼睛也红了,手里的dv就对准了程远,时不时的拿纸巾擦擦鼻子。

  “对,对,你们听……”

  程远从来不觉得韩愈在自己的生活中扮演了什么重要的角色,甚至一度以为,韩愈这个女人,不过是个可口点的玩物,哪天玩厌了,也就算了。所有话说完之后,他才发现,韩愈,早已经将他的心填的满满的,没有一丝空隙。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问:“阮女士,你允许儿子,娶这个女人为妻吗?”

  “她是谁啊?二叔!”程依依吸吸鼻子,喊道。

  小程惜也凑热闹,虽然觉得二叔说得话都酸溜溜的,但还是童音清脆的说:“你们都是傻瓜吗?二叔说得就是我妈妈啦,他又在逗你们玩!”

  “……”程非凡脸一暗,将小程惜从奶奶的怀中抱过来,低声说:“小孩子,别瞎说!”

  “没有啊,二叔明明是在说我妈妈。”小程惜不解的吃着小蛋糕。

  阮香玉这才发现韩愈早就离席了,她看向程远,说:“又在拿你大嫂做挡箭牌!我看,你就是不想结婚。”

  “对啊,妈,阿远是在开玩笑呢。”韩愈走了过来,挽住阮香玉的胳膊,说:“阿远,别闹了,春会还是谈点正事吧。”

  没想到在节骨眼上,女主角叛变了!程远看向胡老,胡老立即咳嗽一声,朗笑道:“二爷说了这么多,想必都是铺垫,我们都很有兴趣知道,这女孩到底是谁?”

  “是啊,是啊。”大家都觉得程远看上的女人,一定非同凡响,桌边的女孩都被一个一个的扫描,不少女孩早就坐立不安。

  “嘶!”韩愈正在说话,一个不防,手腕就被程远扼住,她抬头笑道:“是不是不好意思表白,又拿大嫂当借口?”

  “你!”程远无话可说,他看向众人,又看向自己的父母,说:“就是她。”

  “啪啪”小程惜小手一拍,从程非凡僵硬的怀抱里挣脱出来,抱住了韩愈的大腿,仰头道:“妈妈,我刚才就猜是你,二叔最喜欢你了!他接我放学的时候,总是说你是个特别的女人!所以……二叔一开始说,我就知道他是在说你!妈妈,我聪明吗?”

  “傻儿㊣(4)子哦,二叔当然喜欢我啦,就像我喜欢你一样。”韩愈笑着抽回手,摸摸他的头,“你二叔啊,和奶奶在开玩笑。”

  胡老在一边急得胡子都掉了,这是演得哪一出?这场戏还怎么演?

  “韩愈!”程远吼了一声,有元老们的支持,有之前深情并茂的演讲,此刻,母亲答应的可能性很大。

  “逾矩了不是?你总该是我晚辈的,怎么这么和嫂子说话?说起来,我也好奇,那女孩是谁?”韩愈坐在了阮香玉身边,阮香玉在二人之间打转,摆手道:“例会结束了,都回家去吧。”

  老佛爷一声令下,长腿的都尽量快点逃离现场,已经有一半以上的人听得出来,程二爷那一声“韩愈”吼得有多顺口。

  “程远,你也太胡闹了!立刻回家。”程九柏厉声喝道。

  —&—卷轴界—&—

  客厅里,程远跪在蒲团上,程九柏前前后后的踱步,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焦急,说:“你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直呼嫂子的姓名!还抓她的手,你让别人怎么想!”

  “爷爷,你消消气,二叔可能是让a小姐订婚那事儿给冲昏了头脑。”程依依从范妈手里端过茶,小心的呈给面前这个气得翘胡子的小老头。

  “你这些年做事都是稳稳当当的,怎么在例会上给自己抹黑?到底是哪家的丫头,你倒是说啊?”程九柏喝了一口茶,问道。

  程远不开口,他直着腰跪着,韩愈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的给小程惜喂蛋糕,程仲夏和程非凡坐在一块,程十方则确实没搞清楚是什么状况,疑惑的眼神左转右转。

  “程远,跟我到书房来。老头子,这件事我来处理。”许久不开口的阮香玉打破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