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七 春日例会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终于到了这一天。

  —*—

  春日例会,二月十八日,程氏上半年最重要的一天,对于所有家族内部成员而言,这天和开人大代表会议是一样的。程仲夏虽然在程氏没有任何地位,但还是照旧参加了例会,仍旧是在拉斐庄园,与上次的订婚不同,桌布换成了深蓝色,到场的老家伙们全都换上了低调的唐装,程仲夏很久没见过这场面,他差点忘记了每年例会的这些陈旧风俗。

  “仲夏到了,来,到大嫂这儿来坐。”韩愈抱着小程惜,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好。”程仲夏坐了下来,摸摸小程惜的头。

  “你昨夜回来的晚,早晨就没叫范妈叫你,反正每年的例会也就这样。”

  “嗯。”对于例会,程仲夏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他记得那是第一次参加例会,家族里没有小孩理会他,只有和他差不多的一个调皮男孩会冲他眨眼,那个调皮男孩还拉着他逛遍了整个拉斐庄园,在例会结束之后两人才偷偷溜回来,这个调皮男孩就是——程锦声,他嘴角泛起笑意,其实五哥这个人,也许比程远更可怕。

  阮香玉在屋里,看着在走廊里说话的程远和程九柏,问:“你们父子快点吧,让那些老人家等着就不好了。”

  “妈……”

  “怎么?翅膀硬了,不听你妈的话了。老头子,你先出去致辞,这儿子是该好好教教了!”阮香玉想到他最近的出格行径,“阿远,你都三十了,怎么还耍小孩脾气?”

  “哦,我有吗?”程远整了整袖子,不以为意的反问。

  “你看看你最近干的事情?那种女人怎么能带回家?你在外面玩,妈不管你,可要是进了程家的门,我就得管!”

  “第二天我都打发走了,有什么关系。”

  “……”阮香玉上下打量着程远,说:“你是不是拿艾思羽那小丫头当幌子,在计划什么事情?”

  “当然没有。”程远肯定的说。

  “你是翅膀硬了。”阮香玉下了定论,程九柏又走了过来,说:“走吧。”

  “爸,妈。”韩愈站了起来,程非凡瞪了小程惜一眼,小家伙赶紧从妈妈身上下来,以免回去被哥哥笑话没断奶。“爷爷,奶奶。”

  “乖,到奶奶怀里来,爷爷要发言了。”阮香玉将小程惜抱在怀里,小手仍是拉着韩愈。

  “坐好了。”韩愈摸摸小程惜的头,麦克风响起,又是老套的开场白。

  “阿远,到你了。”程九柏发言完毕,他老了,越发不喜欢这样的长篇大论,这次例会正好他在锦城,如果不在,就躲过一劫。

  “行啊,老头子,那些词都背下来了。”阮香玉笑着看程九柏,“小惜,爷爷和奶奶,谁聪明啊?”

  “当然是奶奶啦!”

  “乖,就你最聪明了。”

  程九柏气绝,他向来话少,看向程仲夏,问:“今天工作室不忙吗?”

  “不忙。”程仲夏看向演讲台,程远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叠稿子,正在调整顺序,韩愈也看过去,程远就像知道一样,立即抬起头,冲她笑了笑。

  现场渐渐安静下来,通常程远一上台就会说话,这次显然有点漫不经心,调整好演讲稿的次序之后,手开始在台面上的那些花朵上打转。

  “大家好,我是程远。”完全不同意官方式的套话,他肯定的说了这么一句话,有些小孩笑起来,程依依没忍住,“噗嗤”一声,韩愈的表情立即紧张起来,她握住依依的手,说:“别在奶奶面前这样,她会很不喜欢。”

  程依依点头如捣蒜,程非凡问:“妈,二叔不会大一早就喝多了吧?”

  这下程十方憋不住了,也“噗嗤”一笑,阮香玉看过来,他赶紧恢复严肃,说:“妈,二哥这演讲很特别。”

  “没用的东西。”阮香玉对这个只擅长吃喝玩乐四儿子很看不惯,低低的斥了一声。

  程十方脸一黑,和程依依对望一眼,双双低下头。

  “首先,我很抱歉,不久之前的订婚宴成了一场镜花水月,让家族成员和我一起承受了来自媒体的压力,我很抱歉。”程远站直了身体,脸上依旧是笑容。“每次春会,我们都是聊公事,但大家都知道,今年的程氏无可挑剔,我们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失去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旧朋友,一切都很好。我们今年不聊公事,聊聊我的私事。”程远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安抚了一眼。“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阮女士对我今后的婚事十分关切。”

  现场一阵轻笑,阮香玉抬头看过去,十几桌人,一共有三十多个未嫁年轻女孩,难道自己儿子真正喜欢的女人就在这三十几个女孩之中?现在回想起来,艾思羽这丫头根本就是程远用来试探她的龙套。她打量了一圈,确实有几个女孩比较优质。

  “老头子,你这儿子可真是聪明啊,都摸准她老妈的脾气了。”阮香玉静观其变,但总觉得今天有些不寻常。

  “你说什么呢?”程九柏笑意融融,到了程远这一代,确实该把这死气沉沉的春会变个花样了,聊聊家常也挺好。

  “第一次不成,第二次一定要成,你儿子知道我喜欢事不过三。第一个儿媳妇不满意,那第二个一定得过关。”

  “是啊,这就是你的习惯。”程九柏讪讪的说。

  阮香玉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程仲夏,还有桌上的一个空位,说:“我这辈子,只为你毁了自己的原则。”

  “我……”程九柏知道她指的是程仲夏的母亲,还有那个现在都不知道身在何方的五儿子程锦声。

  “事实上……我心里早就有一个倾慕已久的女人,她就坐在现场。”程远说了很多,然后忽然停顿了一会儿,这句话出来的时候,现场越发安静,阮香玉笑道:“果㊣(5)然,这是要先斩后奏。”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思考着,我是否爱她?好笑的是,这点我至今不能肯定。因为,看不到她,我会不安,找不到她,我就像失去了自己。她……”程远又适时的停顿下来,他不明白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哽咽起来,“我为她哭过,也为她笑过。她是个很特别的女人。”

  现场彻底安静下来,程远的真情流露让一些多愁善感的花季女孩开始抹泪,程依依也觉得心里酸酸的,她看向韩愈,却发现自己的老妈早就转身离开了。

  给读者的话:

  愈啊,我苦命的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