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六 show time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叔就快成了一个夜不归宿,夜夜笙歌的浪荡公子了!难道失去那个a小姐,就这么令他黯然神伤吗?

  —*—

  “叮叮叮”夜晚的程宅原本静悄悄的,巡夜的保安们听到了这个连续按下的门铃,赶紧跑了过去,这时候也差不多半夜三点了,老夫人早就吩咐过,夜里无论干什么事情,都要轻缓些。

  “快过去看看?是不是二爷回来了?”

  车光灯打过来,跑车内传出一阵吵闹的爵士乐,保安们靠近一些,程远怀里抱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一股扑鼻的酒味冲得人头晕眼花。

  “二爷?我们扶您下车。”保安们七手八脚的将二人分开,那女人浓妆艳抹,却真真是个美女,两腮通红,惹得保安们一阵心猿意马。

  “来,苏苏,我们进房去。”程远的声音清冷,听起来没有喝醉,保安们赶紧松手,程远搂着这位苏苏上楼。

  “噔噔噔”

  “呵呵……”

  大摇大摆的上楼声,外加苏苏放肆的轻笑声,韩愈被吵醒了,她头疼的揉了揉鼻梁,这几天程远都是带不同的女人回来,今晚这个女人,笑声很甜美,她缩进被子里,不愿理会这些。夜有点凉,笑声渐渐隐没,她慢慢坐了起来。可能二十分钟之后,程远就要过来了,她把早就准备好的醒酒汤从保温桶里倒出来,满满一碗,放在了茶几上,盯着那碗醒酒茶看了几分钟,韩愈又看了一眼时钟,她的睡意全部退却,裹了一件厚点的外衣,她自己翻窗出去了。

  午夜的程宅是一片死寂,常年都是这样的。韩愈记得那时候她刚嫁过来,程宅很大,她都不敢随便乱跑,在院落里巡视,一定是福伯跟着,程宏也很害怕弄丢了,找不到人。韩愈踏着清幽的月光,钻进了一个假山洞中,点了一根薄荷烟,低头吸着。

  “下次要是出来,留张纸条。”程远的声音在假山附近响起,脚步声很轻,他走了过来。

  “你和你哥哥一样,他也常提醒我,要留纸条。因为……他不喜欢找不到我的感觉。”

  “我也讨厌那种感觉。”程远身上还残留着淡淡的酒味,但是头发是湿的,他是洗过澡才过来的。

  “可我特别希望,没人能找到我。那感觉很好。”韩愈仰起头,闭上眼睛,指间的烟火忽明忽暗,线条姣好的侧脸在月光下好像是铺上了一层水银。

  “不开心?”程远觉得喉咙发干,这两点都在夜店里穿梭,喝酒和灌水一样。

  “妈妈今天责备我来着,说我平时是怎么管你的?越来越不像话。”韩愈轻笑,想到婆婆那一脸震惊和无奈的神色,阮香玉确实没想到自己最优秀的儿子能干出这么出格的事情,竟然把不干净的女人大张旗鼓的向家里带?

  “你该告诉她,你儿子最想要的人是我,他已经被我迷得不知道自己是谁,你让她娶了我,以后都安生了。”程远孩子气的在韩愈的胸口钻,又轻轻的靠在她身上,说:“我就等着两日后的春会,胡老说,在春会上,会按照我说的做。”

  “嗯。”韩愈揉着他的头,说:“你回去睡吧,我想再看看月亮。”

  “我陪你一块看。”

  两人坐在山石嶙峋的山洞中,韩愈总是仰头看着月亮,程远则将她揽在怀里,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

  —&—卷轴界—&—

  锦城的最大的国际型酒店是【橙都】,整栋建筑都是十分多彩的,站在上升的电梯里,韩愈揉了揉眼睛,婆婆回来之后,程远已经不再管束她的外出,只要有人打电话给她,她就能找机会出来走走。

  “小姐您好?请问您订了位子吗?”刚出电梯,四楼就是有名的山脊餐厅,黄昏这时候没什么人,她四处瞧了瞧,许悠然就在靠窗的位置上笑着冲她招手。

  “姐,这边!”

  “哦。”韩愈走了过去,这才发现她身边还坐着一个男人,他戴着大墨镜,夸张的围巾遮住了嘴巴,正在看一厚厚的资料。“这位是?”

  “不用管他,你当他是透明的好了。姐,你怎么又瘦了,瞧这脸哦!”许悠然心疼的揉了揉她的脸颊,又拿出两个手袋,说:“这里面全是大牌化妆品的最新款,我没什么好送给你的。借花献佛罢了。”

  “我不缺这些的,程远昨天才拎了三袋回来,春天到了,好像各大专柜都在上新品,你留着用吧,沾你的光,我才能出来走动走动。”韩愈低头吸了一口果奶,看向落地窗外山的脊背,有些零星的绿芽在枝头抽动。

  “……姐。”许悠然凑近了一点,小声说:“姐,你是个善良的人。我几次看到你和程远站一块,说实话,我觉得,他对你,有那种意思。”

  “什么意思?他是我弟弟,可能他哥哥不在了之后,很依赖我吧。”韩愈波澜不惊的说。

  “我是过来人。”许悠然这么说的时候,他旁边的男人“噗嗤”一笑,指着那叠资料说:“这剧本写得太逗了!……厄,你们继续聊。”

  “我是过来人。我以前,和许进在一块的时候,也从来没往那方面想,反正他是我哥哥,对我好,也是应当的,甚至,有时候有些很亲密的动作,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兄妹嘛,有什么的。可后来……”许悠然不想回忆那么多,握住韩愈的手说:“程远都三十岁了,他再风流,也该结婚了,前段时间他订婚失败那件事情在娱乐圈闹了好一阵子,我认识的一个资深记者就说,她在很多场合,都是围着程远转的。她说,这个男人的眼睛,根本就不在女人身上停留,他在任何酒会上,都表现的很博爱,可是呢,总是在酒会结束的时候,一副要赶紧回家的样子。那样子啊,就像是家里有老婆等着让他跪㊣(5)搓衣板。”许悠然见韩愈一脸不信,就接着说:“哪有小叔子会这么黏着嫂子的?他那么着急回家,不就是为了看到你?那记者还说了,他家里一定有个女人,而且,可能是见不得光的。”

  “瞎说什么呢!”韩愈打断了她的推测,说:“他是太爱玩了,心还没定下来。他是我弟弟。”

  “好吧。我相信你们,不过,你还是得小心。”许悠然觉得自己是多虑了,他们一个屋檐下住了八年,也许就是比旁人更亲近吧。

  给读者的话:

  版远远:(怒目)哼,你们,你们,要是不把大嫂给偶,偶就天天花天酒地!哼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