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四 红杏出墙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心底的恶魔叫嚣着,程远可以虐待我、侵犯我,但他只能对着我一个人!而不是别的女人!

  —*—

  这首探戈的开始很忧伤,就像是一只天使从高空坠落,失去了所有的依托,韩愈和韦杰西进了舞池之后,程远仍在艾思羽耳边说着什么,惹得她轻笑。 韩愈仰起头,脚下动作一气呵成,她软倒在韦杰西怀中,纤腿上挑,来了一个利落的半弧转身,她和韦杰西的脸靠得很近,几乎是鼻端贴在了一起,周围的舞伴们渐渐安静下来。

  “我记得,你什么舞都可以跳。”韦杰西笑着说。

  “是啊,这样才能带得出手,不会让我的男人丢脸。”韩愈靠在韦杰西怀里,她闭上了眼睛,一脸享受的被韦杰西从后抱住,二人双手交叠在一块,一黑一白,很不协调。

  “即便什么都不会,你仍然倾国倾城。”韦杰西也开始认真跳舞,探戈可不能掉以轻心。

  程仲夏带着陌生的舞伴上场,在他们身边徘徊着,韩愈把所有心神都投入到舞蹈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人,在她专注的带领下,不少人也走到了舞池边,她和韦杰西被围在了中间。

  受伤的天使跌入凡间,她跌的粉身碎骨,她在凡人的胯下受辱,她忍受所有的一切不公正!韩愈睁开眼睛,左手拂过韦杰西的侧脸,失神的看着他,就像是从前看程宏一样。

  “韩愈……”韦杰西这才看到她眸中亮晶晶的湿润,忍不住轻唤道。

  “跳舞。”韩愈歪着头,再次盛开在他身下,韦杰西努力配合着,大提琴声音陡然一扬,仿佛所有魔鬼都跑了出来,这时候开始交换舞伴,程仲夏牵住了韩愈的手,说:“你怎么了……”

  韩愈温顺的靠在他的肩头,闭着眼睛低声说:“跳舞。”她不想管自己在谁的怀里,她想认真的跳玩这支舞蹈,两人几乎紧贴在了一起,下腰,对望,程仲夏有些担心现在的韩愈。

  再次交换舞伴,韩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味道,她抬头睁开了眼睛,意料之中的对上了程远怒眸,他手上微微使力,紧紧的扎住了她的腰,没有说话。

  两人都没说话,一曲探戈就在沉默中走向尾。舞罢之际,韩愈推开了程远,没有看他一眼,就这么利落的转过身。

  —&—卷轴界—&—

  “嘶——”韩愈站在洗手间里,掀起裙摆,腰间是两个乌青的手印,那是方才程远留下的,她揉了揉,嘴角泛起一股冷笑,这就是男人无聊的占有欲。

  拉斐庄园的洗手间很大,到处都是镜子,韩愈站在盥洗台边,低头洗着手,脚步声渐渐传过来,韩愈头都没抬,借着“哗哗”的水声,笑说:“这里是女卫生间,你最起码要等我出去。”

  “唔嗯!”一个没留神,韩愈已经被一双手用力的将脸掰了过去,牙齿都撞得有些疼,她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气息不稳的韦杰西!“唔~放开…………”

  “别再欲擒故纵了,你说的奖励,不是这个么?”韦杰西觉得自己已经忍到发疼,他将自己的疼痛|之处抵|在了韩愈的身侧。

  “放开!”韩愈狠狠推了一把,韦杰西身子向后退了,但两人的嘴巴仍然贴合在一起,韩愈狠狠咬了下去。

  “啊!嘶!”韦杰西连连后退,“不识抬举!”

  “滚!”韩愈气喘吁吁,丝丝血迹从她唇边留下来,此刻看起来,更加撩人。

  “哼嗯,韩愈,我们不过是互相找乐子!程宏已经死了八年了!你还要给他守身如玉?”

  “滚!”韩愈靠在盥洗台边,眼神凶狠。

  “让我猜猜,你这八年,没找过牛郎?没自己动手弄|过?”韦杰西慢慢靠近,“相信我,洗手间里更刺激,我会令你比刚才更开心。”

  韩愈认真的看着他,说:“韦家现在是有求于程家,你不想出事,就管好下半身。”

  洗手间安静下来,韦杰西眼中的情|欲逐渐暗下去,他洗了洗手,又冲了冲脸,说:“你比阮香玉那个老太婆还要难搞,我和我爸都栽在程家的女人手里。”

  “这是我的荣幸。”韩愈漱漱口,给自己补了妆,就听韦杰西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妖精,你不肯乖乖给我上,不过是我们韦家现在混得不如程家,你等着好了,程家的好日子,也快要到㊣(4)头了!”

  “那我拭目以待。”韩愈笑了笑,两人刚出洗手间,程远就站在门口。

  —&—卷轴界—&—

  “嘶!你弄疼我了,程远,放手!”前门的宾客已经开始散席,拉斐庄园到处都是参天古树,韩愈越往前走,就觉得阴森,她被程远拽着向前走,差点崴脚。“程远!”

  “闭嘴。”程远不耐烦的扯掉了领带,刚才看到她和韦杰西一起从洗手间出来时,他简直就快要烧红了眼,尽管面带微笑且十分有礼貌的说对韦杰西说:“抱歉,我有事和我大嫂商量。”

  “喂!走慢点!”韩愈开始踉跄,程远转过身,就这么看着她,两人已经来到树林深处,一轮明月冉冉悬挂于天空,静谧的月光再在此刻也显得躁动不安,从杉树顶端倾照下来。“不用我提醒你吧,程先生,你现在应该要和思羽一起!”

  “红杏出墙的滋味,是不是很好?”程远走过来,踩断了两根树枝,韩愈倒退了一步,靠在了树干上,这个距离很危险,韩愈心里很害怕在野外时的程远,那些记忆中的痛感令人生惧。

  “这是我的**,你无权过问。”

  “**?”程远不屑一顾的嗤笑,上前捏住她的下巴,冷冷的盯着她的眸子。

  “程远,别闹笑话,或者是出什么不该出的状况。”

  “所以?”程远的手已经不规矩的横在了那两片柔软之上,他的头靠在上面,说:“你不就是希望,我这出点状况?闹点笑话?”

  “嗯……”韩愈不适的调整着下巴,“放手。”

  “韩愈……相信我。”程远直接将她扛了起来,继续向树林深处走去。

  给读者的话:

  愈愈内心的占有欲啊,都是让远远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