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二 他在订婚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们都是很好的演员,不知不觉,我已经变成了程远,可以完美的欺骗众人的信任。 在脸上不停的勾勒着,粉扑,粉刷,眉笔,各种从来没见过的化妆小用品,都在肌肤上滚了过去,偶尔皮肤会觉得痒痒的,韩愈紧闭着双眼,按照sam的指示,十分配合的进行化妆。

  “大夫人,请您睁开眼睛。”sam是程家的御用化妆师,每逢重要场合,他都会来自动来掺一脚,而当年给韩愈化新娘妆的就是sam。

  “……嗯,很好,谢谢你。”镜子里的女人很陌生,她已经太久没这么认真看过自己,她的黑色的眸子泛着不明朗的褐色,她微张的红唇倾吐着某种怨恨,她小巧的鼻间还有点细汗,那双眼睛经过sam的勾勒,变得深沉。

  sam收起化妆工具,说:“大夫人,那时候我给您化妆,您还很青涩呢。”

  “人总会长大变老。”韩愈站了起来,带着亮片的吊带长裙紧紧贴合着她的腰线,那两瓣丰满也凸显在她眼前,幸好还有个白狐披肩,不至于太过惹人眼,她又看了一会儿镜子里的自己,笑着说:“完全像变了一个人。我现在,很像个养尊处优的贵妇。”

  “哦,亲爱的,您可不能这么说自己。”sam翘起兰花指,“您一直十分年轻漂亮,只是,您一直在极力掩盖自己的这些致命优点,我给不少姐妹化过妆,只有您,八年前和八年后,除了眼神幽怨了点,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为什么说是致命优点?”韩愈拿起香水,抬头喷了两下,纤长的睫毛微微上挑,韩愈自己都觉得,仅仅是抬头这个动作,那截粉白的脖子都带着一股媚劲。

  “要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死在您的牡丹花下。”sam小声的说。

  “也许,是我死在别人的西装裤下。”韩愈转过了身,披上那件钟爱的白狐披肩,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缓缓的走了出去,sam在后面连连感叹是天生尤物,只不过他自己是个gay。

  下楼的时候,韩愈慵懒的迈着步子,就像是很久没有出去晒太阳的猫,她扶着楼梯,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大家都在说话,尤其是三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第一个发现韩愈的是程仲夏,他本来坐在沙发上,见到那双淡紫色的眸子时,他立即站了起来。

  看着程仲夏的表情,原本静坐的程远也百无聊赖的看了过去,客厅里愣了足足两分钟,没有人说话。

  “妈!你好漂亮哦!”小程惜第一个跑了过去,抱住了韩愈的大腿,仰头感叹道。

  “谢谢你,我的小王子。”韩愈摸摸他的头,连声音也变得慵懒而性感,她弯起嘴角,将众人的惊讶忽略不计,“还没到时间吗?”

  “……一会儿。”程远收起了眼神,他忽然觉得有些热,转身就走了出去。

  “大嫂,你今天真的……太美丽了。”程仲夏觉得所有赞美之词,都用不到,词穷的说。

  “是么?因为是sam化得妆。”韩愈坐在沙发上,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根薄荷烟,程非凡和程依依对看一眼,他们从未见过自己的妈妈抽烟。“抱歉,昨晚睡得不好,我可不想在二弟的订婚宴上打瞌睡,就一根。”

  她侧头点了烟,薄荷烟是福伯的私房烟,韩愈早就私底下抽过。烟卷放在食指和中指之间, 她轻轻的吸了一口,客厅里散发出一股薄荷味。

  “妈,这个烟很清新呢。”程依依凑了过去,又问:“妈,你戴了美瞳呀,怪不得眼睛是紫色。以后你也参加我们的cospcomy队吧,演圣母!”程非凡皱了皱眉头,今天,有些奇怪。

  “圣母?……”韩愈摸了摸耳坠,笑说:“我更想演魔鬼。”

  “好了,出发了。”程远这时候打开门,室内有些烟雾缭绕,他看向韩愈,这是韩愈第一次在他面前抽烟,尽管很久以前,程远就知道她喜欢抽这种薄荷烟。“韩……大嫂,把烟灭了吧?”

  “嗯,好。”韩愈灭了烟,站起来向程远走去,“走啊?”

  “小心崴脚。”程远低声说,他脸一红,走在了前面。

  “不会崴脚的,你放心好了。”这句话好像是在说,我会好好演戏,不会让你失望的㊣(4)。

  程仲夏也走了过来,说:“大嫂如果怕崴脚,胳膊借你用?”

  “好嘞。”韩愈笑着挽住他的胳膊,三个孩子走在后面,又开始争吵,程依依突然走到韩愈和程仲夏面前,说:“你们俩也没有合影,来一张,笑!”

  —&—卷轴界—&—

  拉斐庄园外围满了记者,程家的车一到,到处都是此起彼伏的“咔嚓”声,韩愈脸上一直面带微笑,看到趴在窗户上的记者,就礼貌的对着镜头浅笑。她很久没面对镜头,可是并不陌生,和很多明星一样,闪光灯下,她可以一直不眨眼。车子在缓慢向前,韩愈玩性大气,将小程惜抱了过来,在镜头前亲吻着自己的小儿子,还拉着他的手冲镜头做鬼脸,记者们很满意程家大夫人的合作,不时传来起哄的声音。

  程依依和程非凡向来都很讨厌狗仔队的镜头,坐在后面一直不怎么说话,韩愈对程仲夏说:“对着镜头多笑笑吧,我们得做这些表面功夫,这样妈会很高兴,她喜欢看到程家的人出现在报纸头条上。”

  “我……”程仲夏对讨好阮香玉不感兴趣,韩愈只好像对待小程惜一样,把躲在帘后的他拉了出来,两人对着镜头,官方的笑着。外面的起哄声越来越来大,这辆车也越开越慢,没多久保安就过来将记者们有序的拉开,韩愈拉上了小窗帘,整了整衣服,说:“估计也拍够了。”

  她托着腮坐着,程仲夏开始看不透这样的韩愈,也许,能那么讨阮香玉欢心的女人,本来就不简单。小程惜靠在妈妈怀里,仰头问:“爷爷奶奶在哪儿呢?他们不来订婚宴吗?”

  “怎么会,即便是不喜欢你二姨,奶奶也会私底下解决,不会在这么大的场面上,给你二叔难堪,给程家丢脸。”韩愈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