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一 麻辣婆婆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有点为思羽担心了,婆婆是个极其强势和挑剔的女人,简而言之,很难伺候。

  —*—

  “小愈,这是上一季的旧衣服了,怎么还拿出来穿?”婆婆取下墨镜,她保养得很好,看起来不像她这个年纪的人。

  “呃,我喜欢这套嘛。”韩愈笑着说,婆婆本名阮香玉,当年也是商场的铁娘子,眼光挑剔,为人有些较真,且热爱各类奢侈品品牌,很追潮流的一个潮妈。

  “不行,福伯出门前就没给你挑错?看来我不在家,你的水平都下降了啊?”阮香玉喜欢这个儿媳,不说别的,就四个字,听话懂事。她抱了抱韩愈,又看了一眼程远,说:“小子晒黑了,有点男人样了!”

  “就你们俩来?仲夏那孩子呢?”公公程九柏四下环视,对于程仲夏这个私生子,他一直心怀愧疚。一听到丈夫提到这个名字,阮香玉就脸色不佳的瞪了他一眼,说:“小愈,程远,我们走,让你爸在这等那个人,接机也会迟到,都不知道在德国学了些什么。”

  “香玉,你不是答应我,以后要对仲夏好一点吗?”程九柏脸一沉,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仪,阮香玉不予理会,戴上墨镜,看着向这边走来的程仲夏,摇头道:“瞧瞧,这就是狐狸精的儿子,也是只狐狸。”

  韩愈没见过自己的婆婆这样,看了程远一眼,程远的眼中也满是不屑,程仲夏走过来,说:“爸,妈,一路辛苦了。”

  “多谢你能来接机,你可是大忙人,你父亲一直念叨着你,工作室还不错吧?”阮香玉转了语气,关切的问。

  然而,还没等程仲夏回答,她就拉着韩愈,说:“人都来了,回家吧,我这脖子都酸了。”

  “……”程仲夏低着头,走在了父亲程九柏的身边,父子俩神色同样尴尬。

  —&—卷轴界—&—

  “这家里倒是大变样,还不错,像是我儿子的品味。”婆婆到家后,决口不提订婚宴的事情,每当程远要把话题转向订婚的时候,婆婆会轻巧的避开,最后只好韩愈开口,说:“妈,阿远明天就要和艾家的小姐的订婚了,这位艾小姐生的好看,性格很好。”

  “你啊,什么人都说好。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猫小狗,竟跑来招惹我们程家的顶梁柱?”婆婆显然对艾思羽这个二儿媳不太满意,韩愈看过去,程远的脸色意味不明,就接着说好话。

  “思羽挺好的。我们阿远都三十了,再不定下来,要等到什么时候?难得阿远喜欢,妈,您说呢?”韩愈喝了一口咖啡,公公在书房和程仲夏说话,客厅里也只有他们三个人,程远坐在她身旁,也许是坐得太近,韩愈总觉得一阵一阵的热气靠过来,熏得人不舒服。

  “阿远,妈对你娶妻是没什么意见的。不过……这思羽,我还得看看。”

  “……好,妈。”程远不着痕迹的又挪过去一点,说:“大嫂,还是你最疼我。”

  “……你是我弟弟,能不疼吗?”韩愈站了起来,留给他们母子二人说话的空间。

  见韩愈走远了,阮香玉看着程远,问:“儿子,你真喜欢艾思羽?”

  “……大嫂不是说了吗,我都三十了,您不指望我传宗接代?”

  “你小子啊……”阮香玉觉得这趟回来,儿子也点不太一样,眉眼之间透着喜色,比恋爱中的男人更多了一份专注。

  —&—卷轴界—&—

  dior的白衬衫,钻石袖扣,刚拿回来的订制黑色西装……韩愈站在更衣间里,纯白的灯光从头上打了下来,她穿着睡衣,用手摸过程远今日订婚该穿得衣服、鞋袜、手表。初十早晨的四点钟,她睁开了眼睛,程远仍旧和平时一样,头靠在她的胸口,微热的呼吸似是能穿过心脏,给予她片刻的温暖,破天荒的,这是韩愈第一次意识清醒的在程远的卧室过夜。

  “悉悉索索”韩愈拿起白衬衫,又找到了熨斗,将它平整的放好,低头认真的熨起来,边边角角,想让衬衫看起来更精神。熨斗前前后后的移动着,偶尔韩愈会侧耳倾听更衣间外的动静,等待着程远醒过来。烫好西裤之后,韩愈将整套衣服挂在了衣架上,她靠在一边,欣赏着这套订婚服。

  “吭噔”程远好像是起床了,他踢倒了什么东西,两分㊣(4)钟后,他推开了门,习惯性的从后面抱住韩愈,亲亲她的耳朵,问:“怎么起这么早?”

  “给你把衣服整理好,免得有褶皱。”韩愈仍旧看着那套西装,程远的西装多不胜数,她却觉得,今天这套西装很漂亮。

  “谢谢。”程远半梦半醒,摸到韩愈的嘴,闭上眼就亲吻起来,韩愈则睁着双眼,就这么看着程远颤动的睫毛,一吻结束,程远又亲了一下韩愈的额头,说:“相信我。”

  “……我相信你。”韩愈忽略掉充斥着全身的不安与绝望,她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可以尽情的拥抱这个男人,明天开始,他就是别人的未婚夫了,所以,即便他说得每一句话都是谎言,韩愈,也选择了相信。“嗯?”程远将她打横抱起,说:“抱你回去。”

  “你疯了,不怕别人看见?”韩愈推拒着,时间也快到五点半,走廊里很可能有佣人。

  “看见就看见了。”程远不理会,抱着她就出了门,韩愈也不再挣扎,她靠在程远的脖颈处,遗憾的说:“我还想亲手给你穿上衣服呢。”

  “以后有的是机会。”程远大步向前走,有两个佣人在楼下说话。

  “老爷和老夫人在东园,清早就起床了。还训斥了好多女佣呢。”

  “老夫人回来了,她们还敢偷懒?真是不要命了。今天二爷就要订婚了,不知道会有多热闹~”

  “是啊,老夫人可不像大夫人那么好说话。我也好想去拉斐庄园呐。”

  ……

  “到了。要我抱你上床吗?”程远理了理她的睡衣,笑着问。

  “不用了。”韩愈摇头,转过身拧开自己卧室的门,在关门之际,程远按住了门,流里流气的说:“韩愈,我今晚还要和你睡觉。”

  “……”韩愈笑了笑,“啪”得关上门,她顺着门滑了下去,窗帘翻飞,曙色灰白,看不清她此刻脸上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