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七十 憋着坏


一秒记住【捧手小说网 www.0731xf.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必须斩断所有异样的目光,等你穿着婚纱走向我那天,没人敢对你指指点点。

  —*—

  韩愈两个字一脱口,整个会议室都静了下来,原本讨论争执的三三两两都静默不语。胡老轻咳了一声,说:“二爷可不能拿大夫人搪塞我们,韦静,若是您不喜欢,我们还可以再找其他人。”

  “我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我知道你们的子孙需要什么,所以,韩愈是最好的人选。”程远面色深晦,看向胡老,一个六十岁的老头硬是在这种冰刃般的眼神中后背一凉,他眨了眨眼睛,浑浊的眼球四处看了看,说:“大夫人确实是万里挑一的人,但,她毕竟是大夫人。不过……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大少爷走得早,二爷若是能一直照顾韩小姐,也……不失为美谈。再者,依依小姐,非凡少爷和惜少爷,都视您如父。”

  “这怎么能行?!简直违背伦常,伤风败俗!”一个老头激动的站起头,拐杖杵得“嗑噔”响。

  胡老脸一僵,站起来道:“那你们,还有什么好的人选吗?”

  “大夫人是好,可……她毕竟是大少爷的妻子!两兄弟感情再好,也不能娶同一个女人!传讲出去,别人会笑掉大牙的!”

  “就是,二爷,您自个儿千万不能有这个歪心思!”

  “二爷,好姑娘有的是,您不能娶自己嫂子啊!何况,大夫人已经为程家孕有三个儿女。”

  ……

  一时间沸沸扬扬,程远权当是耳边风,众人说得热火朝天,当事人没有一点反应,他脱下了大衣,松松领带,敲了两下桌子,说:“胡老是各位推举出来的代表,他都没发话,各位何必如此激动?”

  “……都安静下来,吵吵嚷嚷的,人心都散了!”胡老一声呵斥,室内再次安静下来,“咚咚”的敲门声传过来,乔秘书开门说:“程总,到时间了,您要去接机,老爷和老夫人就快到了。”

  “好。那……各位就好好商量商量吧,胡老,我的意思,您向来最能体谅。”他看了胡老一眼,对方知晓的点点头,但看起来很无奈,不过,胡老更知道程远的秉性,他这是铁了心要元老院的所有人同意他娶大夫人。

  程远推门出去,元老们又激动起来,不少人干脆推荐自己的孙女侄女,一半以上的元老都怒发冲冠,胡老任由他们吵着,和几个没什么过激反应的老头对了对眼。

  “大家都安静。二爷不是那种任性妄为的人,难道大家还不明白吗?他这次,是准备充分了,才和我们公开这件事情?”胡老摇摇头,坐在中央,“娶嫂子是不对,可这么多年,二爷从来没亏待过大家,现在幸存的那些家族企业,还有哪一个,会这么重视我们这些剩下来的老骨头?”

  “可他年纪轻轻的,为什么这么想不开?韩愈是三个孩子的妈了,这哪个男人不爱美娇娘,要去娶一个半老徐娘,我看呐,肯定是大夫人给他使了绊子!”

  “这是他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过问,有猫腻,咱们都老了,就当做是没看见。”胡老不相信是韩愈给程远下了圈套,相反的,这些年聚会上,他早就看出来,程远对韩愈的不寻常,他也很喜欢韩愈这孩子,想着想着,就说:“咱们这位二爷啊,恐怕早就对大夫人虎视眈眈,憋着坏了。”

  “那照你这意思,就让二爷胡来?”

  “嘿嘿,咱们二爷胡来的机会可不多,趁这个机会,咱们把各自的养老问题和子孙的生计问题,都解决解决,这不就两全其美了?你们还真以为,二爷怕了咱们?”胡老摸了摸两撇胡子,笑得满眼精光。

  —&—卷轴界—&—

  程远开着跑车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大厦下面停着家里常用的那辆加长林肯,他按了两下喇叭,韩愈打开车门,她穿着香奈儿套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笑着说:“仲夏你瞧,我猜他一定会开着跑车出来的,你还说我们等他一起?”

  程仲夏紧紧坐在韩愈身边,穿着一套浅米色的休闲西装,头发太长了,韩愈干脆给他扎了个小辫子,两人坐在一起,也许是衣服的颜色问题,总觉得很般配。程远又按了两下喇叭,命令道:“大嫂,你过来,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这路上才㊣(4)几分钟,咱们快去机场吧,省的爸妈到了,我们还没到?……有什么事,回家再说。”韩愈关上车门,对司机说:“走吧。”

  “你!”程远干脆得掉头,跑车拦住了林肯,司机吓了一跳,程远从车上下来,拉开车门,硬生生的将韩愈拉了出来,程仲夏见状,也拉住了韩愈的胳膊,说:“二哥,有什么问题,咱们还是等接机之后再说吧?”

  “这儿轮不到你!”程远推着韩愈向前,韩愈无所谓的笑了笑,优雅的上了跑车,笑说:“在仲夏面前,你好像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系好安全带。”程远命令道,方向盘一转,跑车已经飞得老远,程仲夏左手插在口袋里,站在原地,眸底渐冷。

  一路无话,跑车飙到机场,韩愈和程远站在贵宾通道前,韩愈盯着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再次碰到了许悠然和大明星micky的歌迷,许悠然被记者挤到了一边,只能伸手勉强给韩愈打了个招呼,韩愈笑着点点头,看来他们是要登机。

  “许进,是不是还在找许悠然?”韩愈问程远道。

  “是。”

  “别告诉他,她在哪儿,积点阴德吧。”

  “嗯。”程远点点头,说:“爸妈出来了。”

  “爸,妈!”韩愈立即调整状态,像是要迎接战斗一样,她每次见到自己的婆婆,都会紧张,脸上的笑容,细看起来,很僵硬,程远微微碰了碰她的手,说:“有我呢,放松。”

  “……你怎么知道,我紧张?”韩愈依旧笑着,公公已经在朝他们俩挥手,婆婆则没什么表情。

  “做贼心虚。”程远站直了身子,又说:“……我早就知道,你怕我妈。”

  给读者的话:

  缓慢的节奏之后,就要开虐了,请自带避雷针和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