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明夜客 > 第九十七章 只图心安

大明夜客 第九十七章 只图心安

    鱼龙街突然间变得很安静,不论平日是什么样的人,现在都保持着沉默,并且仔细地观察着其他人。

    旧书坊事件之大,远远超过了其表面。通玄境二十九名,见山境七十三名,行难境二十三名,还不算上其他的协同作案人员,这样一股力量,如果是奔着大开杀戒去的,那么天都真的会血流成河。这还只是表面上被杀的人,背后还不知道会牵扯出多数人。

    但凡是稍微了解旧书坊事件的,都非常清楚现在表面上情报遍地,但绝非是一个买卖情报的好时机。

    这是一个风声鹤唳的时期!

    御龙院,计相院,御林军,东锦卫,天都所有的官方力量都在盯着所谓的修行者,任何敢有异动的人都会惹上洗不清的麻烦,就算是从天牢走一遭那可都是要脱层皮的。

    然而,越是这样的时期,越是可以赚得大钱。外面有着太多的人想要知道旧书坊事件的始末以及里面的细节,所以多数人的都如履薄冰地等待着机会。

    旬二坐在空荡的登楼三层里,将这几天里发生的事情一遍又一遍地梳理。

    “是南国的暗火。可是单凭一个暗火不足以组织起这次事件。计相院,御龙院,御林军,这三个势力中都有协助的,且层次都不会低,甚至东锦宫都免不了参与其中。这件事要真的查起来,就会跟拔出来的树根一样,谁都不知道会牵连到哪。”

    “很多人不会愿意看到这一幕,却也会有很多人想要看到这一幕。”

    “这次事件的走向如何,不是我能够左右的。我需要做的是给小宁爷解决隐患。”

    “南国,暗火……”

    遭受到了重创的暗火组织,短时间内不会再重返天都,但是其未必就不会借助其他力量。更何况这次事件有很多疑点解释不通,这里面绝对不是只有南国暗火单个势力。

    旬二思考得头发疼,只得喝一口茶静一静。

    “也不知道小宁爷现在怎么样了?”

    沿着胡然留下的痕迹追踪到最后是城西的一处偏僻巷子,事发当天追上的人悄无声息地蒸发掉了,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本旬二想再派人去,但青藤园始终都没有回信,他思量再三,没有再派人过去。

    青藤园的商冲古在知晓宁独行踪的情况下没有任何的动静,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没有必要去了;一个是他不能去。旬二更相信是后者。

    “小宁爷,你一定能够成为大明的传奇,在此之前你不会有事的。”

    旬二静了片刻后,开始叫人进来分配任务。

    ……

    胡然在饥饿中醒来,看着简陋的房梁,恍惚间有了一种回到乞讨时的错觉。

    “你醒了啊,要喝水吗?”喜儿急忙问道。

    “饿……”胡然直勾勾地看着喜儿,好像对方也是能吃的一样。

    喜儿低头看了一眼手里捧着的一碗水,用很微小的声音说道:“对不起你,家里已经没有吃的了……”  胡然没有听到喜儿的话,只重复着“饿”这一个字。

    喜儿看到胡然痛苦的模样,满心不忍,她站起身来开始搜索家里值钱的东西,可是搜来搜去也就那几样东西,根本换不了多少钱。

    抱着那碗凉透了的水很久,喜儿弯下身摸了摸脚腕上纤细的银环。她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跑了出去,跑到门口又折回来将水碗放下才出了门。

    过了很久,喜儿才捧着热乎乎的糖三角跑了回来,赶忙撕开一个角,用边缘蘸着里面的糖,一点一点地喂给胡然。

    胡然吃了整整四个糖三角才算饱,她还没有吃过这么香这么甜的糖三角,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可一解决肚子的问题,疼痛就涌了上来,胡然嘤咛了一声,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胡然?”喜儿急忙地问道。

    “疼……”

    喜儿忙放下水碗,焦急地看着胡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吃饭都成问题的喜儿,是绝没有钱去请大夫的。

    胡然挣扎了一会儿,疲倦袭来,她又再次昏睡了过去。

    喜儿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她小心翼翼地掀开了被子,再次看了看胡然的脚底,面露不忍,她不敢想烧成这样会是怎样的疼。

    正在此时,敲门声响起,将喜儿吓得松开了被子,双手蜷缩到胸前。她不安地看着熟睡的胡然以及门的方向。

    “是我,你王婶!”

    喜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这才放心下来,看了胡然跟宁独一眼才走出去,将门打开。

    王婶好像到了自己家一般,等喜儿一开门就顾自闯了进来,边走边说:“你这几天是怎么回事,生意都不做了?你要是再不赚点钱,你拿什么交房租?还有啊,我跟你说,你得赶紧找个人家了!上回我给你介绍那个老袁你是不满意还是怎么?老袁确实是老了些,可他家境殷实啊,到时候你给他做了小,也就不用受这些苦了,多好的亲事,你还犹豫什么?”

    一路风也似地走进二门,王婶一进去就吓了一大跳,忙转身大喊道:“喜儿啊,你这弄得什么!你家怎么突然多出两个人来?我的老天爷啊!你这是要干什么!”

    喜儿关上门后走了进来,有些胆怯地说道:“他们两人倒在了门口,我见他们可怜就将他们抬回来了。”

    王婶顿时急了,伸出手指点着喜儿的头训斥道:“喜儿啊喜儿,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但凡是稍微有点脑子的人,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天都里每天饿死的人那么多,难不成你都要领回家来?你喜儿的善心可真是够大的!也不瞧瞧你是什么身份,你以为你是富家小姐啊,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闲心去管别人?”

    被连珠炮一样的话说得更加胆怯的喜儿像是犯了错的孩子,低着头也不说话。

    王婶上前看了一眼,说道:“瞧这样子,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没有活的可能了,我劝你啊,赶紧把这两个人扔出去,否则到时候死在你家里,你说都说不清了!”  喜儿摇了摇头。

    “我说你,图个什么?”

    喜儿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图什么,她只是不忍心宁独跟胡然就这么冻死街头。要是她看见了没有救他们两个,恐怕她怎么都不会好过。

    王婶见喜儿始终不说话,气急败坏起来,在屋子里转着圈说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沦落到什么地步了,啊?还有心思管旁人?你看看你的米缸,哪里还有一粒米?你说你活成这样,你丢不丢人?你说你来天都找你哥,你哥呢?找了两年了都没找见!还有你那什么一对的银脚镯,在哪呢?”

    喜儿下意识地向后一退,却不想王婶一大步就冲了过来,撩起了她的裤腿,露出了什么也没戴的脚腕。

    “你的银脚镯呢?”

    “卖了。”喜儿咬着嘴唇说道。

    “钱呢?”

    “买吃的了。”

    “哎呀!”王婶气得直跺脚,她突然转身冲向了宁独跟胡然。“都是这两个小孽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鬼迷心窍了!非要拉上这么两个累赘!好好好!你不肯把他们扔出去,我替你扔!我替你做恶事!恶名都我来背!”

    喜儿一听王婶说的话,心中一慌,赶忙拦在了对方面前。

    “干什么,你?还真的想把这两个人留在这里?我告诉你,你想清楚了,你可是连银脚镯都卖了,你能喂得饱三张嘴吗?你能吗?留在你这,还不是活活饿死!”王婶蛮横地把喜儿一扯,直接将对方扯倒在地,她一把抓起了床上的胡然,弄得对方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声。

    喜儿一听胡然的呻吟,立时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夺回了胡然,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硬生生把五大三粗的王婶给推了出去。

    王婶一个趔趄,差点倒地,她愤怒地看着喜儿,冲上去就打了对方一巴掌,说道:“好好好!你敢不听我的!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饿死在这的!到时候你不要跪着来求我!”

    怒不可遏的王婶向外走去,沿途将一切能毁坏的东西全部毁坏,恨不得将门都给拽下来,好让冷风冻死里面的人。

    喜儿听着王婶骂得越来越难听,面色变的难看起来,她放好胡然,盖好被子,又出去关好门,将这一路上的东西都放好,回到冰冷的屋子里,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

    王婶气冲冲地闯回了家,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胸口极速地起伏着。

    “怎么了,没谈妥?”王婶的丈夫抽着烟枪,慢悠悠地说道。

    “小丫头片子反了她了,还敢跟老娘动手了!”

    “她那身子骨哪里打得过你啊?反正你是吃不了亏的。那事她是不应了?”

    “哼!她不应?她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

    “袁老头的钱可不好拿,这事要是办不成了他指定来找咱家的麻烦,到时候把钱退了都不好使。”

    “退钱?退什么退!那小丫头片子还能反了天不成!就放她两天,我看能不能饿得她过来求饶!”

    
yunyuedu5(云阅读网)!!
猜您还喜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