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纪爷爷,晚饭好了。”小酒窝长睫毛,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女生提着一只香气四溢的食盒走入。

    看到再度扬起无害笑容的易歌,她怯生点头道:“你好。”

    见状,易歌一头雾水。

    “甄惜,你奶奶明天就要出来了,下午我们一起去接她。”纪珉道。

    名叫甄惜的女生一边把食盒里饭菜摆放桌上,一边乖巧答应道:“好的,纪爷爷。回家我告诉我妈一声,明天一起出发。”

    甄希离开,易歌朝老头道:“刚那女生……”

    纪珉道:“她叫甄惜,包租婆的孙女,很乖巧的丫头。”

    易歌眨眼道:“她乖巧?”

    纪珉挑眉:“怎么?看上了?

    不过你最近怕是没什么时间。”

    “什么意思?”

    老头笑笑,不说话,低头吃饭。

    …………

    饭后,甄惜过来收走餐盘碗筷,礼貌道了声“纪爷爷晚安”,提着食盒走出。

    医堂落锁,楼上房间里,书桌、椅子、床等家具都是从宜家新买的,易歌将自己行李安顿好后,给笔记本插上网线,跟华国的同学亲友留言报平安。

    晚上九点左右,纪珉抱着两大本巨厚的线装古书走进房间:“从明天开始你就算正式学徒了,一部《黄帝内经》是中医总纲,另一部《本草纲目》……”

    纪珉忽然住口。

    床上,连日旅途劳顿,加上下午埃博拉病毒这么一闹,即便精力充沛的少年也顶不住,易歌已然睡去,呼吸深沉。

    看着床上沉睡少年,纪珉不禁回想起他当初跟着师父学医时的学徒时光。

    纪珉的师父叫叶天士,曾是悬葫阁外院首座,皇家太医院首席太医,执掌悬葫令,距离“济世行走”只差半步。可惜因违抗皇命,拒绝见死不救,最后死在了现任未央国皇帝的刀下。

    行刑前夜,当时外院真传纪珉和另一位太医医师分别带走了九术中的砭术、按跷、跌打损伤止血药术,以及毒蛊之术,与其他外院弟子一起脱离悬葫阁,各自散落江湖。

    外院与内院行医理念不合,矛盾已久,纪珉担心内院发现他踪迹后,觊觎外院秘术,借皇帝之手落井下石,六十多年来,他一直东躲XC从不敢在人前显露医葫,使得治疗外伤有奇效的金创生肌、秘传白药等药方就此绝迹。

    好在纪珉带走的砭术、按跷术不需要动用医葫,加之他外院真传对医理的深刻理解,混迹江湖当个游方郎中不成问题。

    多年过去,看到因外院秘术失传,许多内院弟子开始学起了西医外科,说实话,纪珉心里并没有多高兴。

    他知道,这绝对不是师父叶天士希望看到的。

    即不想外院秘术在他手上失传,又不愿白白便宜内院那几个当初落井下石的老王八蛋,正当纪珉纠结时,他遇到了传说中血继天望之术的少年。

    天生觉醒圣品诊术,易歌将来势必成长为“见帝不跪”的济世行走,外院秘术教给这小子继承,妥妥不会被埋没。

    纪珉知道自己也许看不到易歌成为济世行走的那一天,但他确定外院秘术会在易歌手上重放异彩,这就足够了。

    至少下去之后,他有脸面对自己的师父了。

    房间里,纪珉给易歌盖上薄被,轻声道:“小子,等你拿到属于你的医葫,我就会把秘术药方一一传授给你。

    我不奢求你什么,只希望将来内院那几个老家伙求你的时候,给我狠狠抽他们的大耳刮子!”

    …………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在惦记易歌。

    广阔无垠的太平洋海面上,一架军用直升机追着夕阳平稳飞行。

    机舱里,白衣书生戴着头盔,看向蔚蓝海面暗自出神。

    她也没想到,时隔二十多年头一次返回未央,居然撞到了开始她心中构思已久计划的契机。

    纪珉想让外院秘术继续承传下去,而白衣书生的想法更为深远,她要一个遗世独立的悬葫阁,而不是现在仅仅只局限在未央,被皇家束缚掣肘的悬葫阁。

    易歌正是她一直在等待的契机。

    想要悬葫阁走出未央,第一步就是要找回可以碾压西医外科的外院秘术。没有外院秘术的悬葫阁等于缺了一条腿,面对许多筋骨外疾、跌打损伤之类的病症无能为力。

    “按跷秘术……纪珉那孩子东躲XC这么多年,害我好找。

    不过,一颗长生种应该能补偿他了吧。”书生看向机舱外,低声说道。

    而寻回外院秘术之后,下一步就是让世界了解并接受悬葫阁。

    这担子还是得落到易歌肩上。

    网络逐渐普及,世界文化正在趋于融汇,这是让全世界了解悬葫阁的最佳方式。

    这方面的事情不适合书生去做,她担心自己一出手会吓到别人,把悬葫阁误会成邪/教就不好了。

    但注定成为济世行走的易歌合适,他逐渐成长的过程,就是悬葫阁被世界接受的过程。

    “钱大夫,我们到了。”思虑间,书生头盔耳机里响起直升机驾驶员的声音。

    书生点头,起身拉开机门,外面一片火海废墟。

    …………

    2月9日早上7点,纪珉叫醒易歌,抱来一件青色单褂让他穿上,易歌在老中医门诊的学徒生涯正式开启。

    吃过早饭,纪珉将两大本巨厚的线装古书放到易歌面前:“一部《黄帝内经》,一部《本草纲目》,距离悬葫阁甄选只有两个月时间,你要尽快读完。”

    “怎么又是悬葫阁?”易歌嘀咕一句,随后掂量一下两本书的重量,皱眉道:“这么厚的书,两个月怎么可能读得完?”

    纪珉:“《黄帝内经》你只要了解阴阳五行六气,粗通就好,但《本草纲目》里1892种药材的药性你必须熟记。甄选那天,你得过了现场诊断这一关,才能进去挑选医葫。”

    “1892种?你杀了我吧!

    十年前你只说让我跟你学医,没说一定要进悬葫阁啊。”易歌叫苦道。

    猜到易歌会这样,治他的法子纪珉早已想好。拿出手彩屏手机,翻开手机盖,纪珉道:“你看下照片。”

    易歌接过,看向手机。

    照片是易家去年刚拍的全家福,老爸一头地中海发型分外显眼。半天看不出所以然,易歌问:“照片怎么了?”

    纪珉道:“我记得十年前你爸的头发就秃了吧?”

    易歌想了想,点头。

    纪珉:“你爸得的是溢脂性脱发,这病无药可医,而且父传子、子传孙,会一代一代遗传下去。”

    瞥了眼易歌,老头声音飘忽道:“照你的体质,最多二十八岁,你就会跟你老爸一样变成地中海。”

    “我靠!你不要吓我!”易歌大惊失色。

    老头得意轻笑:“普通医疗手段治不好溢脂性脱发,但是呢,等你进入悬葫阁,从见习医生、实习医生、驻堂医生,一步步成长为见习医师后,悬葫阁有一套枯木逢春术,专治各种类型脱发。”

    闻言,易歌摸向脑袋上的漆黑秀发,依稀看见二十八岁,英俊潇洒的自己却顶着一头光秃秃的地中海,他一个哆嗦,用力摇头:“不行,绝对不行!二十八岁就秃了,让我怎么找老婆?”

    易歌在诊台一屁股坐下,抱着一往无前的坚定信念翻开《黄帝内经》,认真道:“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进悬葫阁!

    我不可以在28岁就变成秃头!”

    旁边纪珉窃笑不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