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手小说网
捧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豪门眷宠:季少的隐婚娇妻 > 155 就像是在看一场时装秀

豪门眷宠:季少的隐婚娇妻 155 就像是在看一场时装秀

    转眼很快到了周六这一天。

    阮棠这几天一直在想着比赛用的设计稿的事,有点吃不好,也没睡好,好不容易到了周六,她睡到快十一点才起床。

    下楼的时候,刚巧在楼梯遇到了从三楼画室下楼的顾秀瑛,两个人打了声招呼,一起朝楼下走去。顾秀瑛问道:“糖糖,你下午和晚上有事吗?”

    阮棠摇摇头,“没事啊。”

    “那你能把时间交给我吗?”

    阮棠有些不解看着她。

    顾秀瑛笑着解释道:“晚上我要去见个朋友,我想带你一起过去。等会吃过午饭后,我们俩先去店里挑选礼服。”

    阮棠想到今晚为蒋川平准备的庆祝酒会,自然而然地以为顾秀瑛要带她过去,她有些迟疑起来,顾秀瑛紧跟着解释道:“你放心,不是去公司的酒会。是我多年的一个好朋友,她邀请我过去的。”

    阮棠不再有顾忌,点头答应了。

    刚好今天季桐溪也在家,午饭的时候,也恰好就她们三个人一起吃。顾秀瑛提出让季桐溪跟她们晚上一起过去,季桐溪摇摇头,“妈,我不去了,我想在家休息。”

    顾秀瑛轻轻叹口气,有些无奈道:“小溪,你这段时间天天深居简出的,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里。这样也不是办法,总不能你以后一辈子都不出门见人吧?”

    “妈,你别担心我,我真的没事。”季桐溪并不想多说什么,她轻轻拍了拍顾秀瑛的手,声音略带恳求。顾秀瑛心有不忍,只好点点头。

    自从季桐溪搬回来住以后,谁都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她一直在过着逃避的日子,每天不是在公司上班就是在她自己的房间里不出来,想跟她聊几句,她都是搪塞过去,更别提说有关于颜聿以及颜家的事。

    她这样子,让人既担心也有点无能为力。

    阮棠这时说道:“姐,妈刚才说下午要带我去挑礼服。你看我现在肚子都有点凸出来了,穿礼服一定不好看了,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啊?”

    季桐溪听说阮棠肚子有些凸了,目光亮闪了下,“真的吗?我看看。”

    “嗯,你来摸一摸。”

    季桐溪起身来到阮棠身边,她伸手在她的肚子上摸了又摸,脸上充满了惊奇和喜悦,“真的耶,妈,你看看,糖糖的肚子有点凸出来了。”

    顾秀瑛微笑道:“是,都快五个月了,是该显怀了。”

    季桐溪笑着笑着眼神就有点黯淡下来。她结婚五年,却一直没有怀孕,在颜家受尽了冷眼和冷言。甚至自己的老公在外面花天酒地她都当作睁眼瞎,她以为她可以做到一直隐忍。可是倒头来,她还是没有过掉自己这一关。

    现在看着别人怀孕,感受着孕育生命的惊奇,她自然想到自己的命运。

    眼看她神情黯淡下去,阮棠伸出手握住了季桐溪的手,一脸温柔地说道:“姐,任何事情都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就像女人怀孕一样。如果你始终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那么即使你离婚了,你回到了季家,那又怎么样呢?你的心,你的人生都还是处于‘颜家少奶奶’的位置上,你也会一辈子都得不到真正的快乐和自由。如果你想真正的解脱出来,那就别把自己封闭起来。大胆而勇敢地走出去,去逛街去购物去旅游去交朋友……也许一开始这样做很难,但是没关系,你还有我们。我们是你最亲近的家人,是你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最信任的人。我们都会一直陪着你啊。”

    “……”

    这番话,不仅把季桐溪感动得要哭了,就连顾秀瑛也有点没想到,惊喜之外,眼眶微红。她伸出手扶住季桐溪,“小溪,糖糖说的对。不管怎么样,妈都在这里呢,有什么事大不了的,都会过去的。”

    季桐溪忍不住呜呜呜地哭出声来。自从回到季家后,她这些天一直努力不让自己哭,不想表现出那么脆弱的样子,不想让家人担心,她只能每天躲在房间里独自伤心流泪……她以为她做的很好了,可是直到今天听了阮棠的这番话,她才觉得自己真的很失败,她一直在自怨自艾之中,却把最重要的家人关心都忽略了。

    哭过一场后,季桐溪的情绪好多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糖糖,你真是太讨厌了。”

    阮棠一脸无辜地微笑,“我可没做什么啊,是你自己爱哭鼻子。”

    “好了,你们俩这样,倒真像是姐妹俩了。”顾秀瑛取笑道。

    季桐溪真心地笑着说:“小北能娶到糖糖这样的老婆,妈你能有这样的儿媳妇,我能有这样的弟媳妇真是我们季家的福气。”

    “可不是,你弟弟至今就这件事做的最好最对了!”

    阮棠被这母女俩夸的很不好意思,何况她们俩一起挤兑的人可是她老公啊,她双手微微捂脸,“姐你别这样说,我会骄傲的!”

    她这样子把季桐溪和顾秀瑛都逗笑了。

    “所以姐,你要不要跟我和妈一起出去逛街?”

    季桐溪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那就去。”

    阮棠和顾秀瑛都忍不住笑了。

    ……

    午饭过后,三人一起出发了。

    顾秀瑛吩咐司机把她们先送去一家私人造型设计会所,在那里她们先做了一部分基础护理,接着是做头发,挑选礼服、鞋子等等。

    阮棠怀孕了,前面几个步骤基本都省下来了,她没事做,刚好这里的老板跟顾秀瑛认识,在征得老板同意后,阮棠可以随意在店内欣赏他们的衣服、首饰等等。

    阮棠刚好因为设计稿的事发愁呢,眼下有这个机会,她自然不能错过。这家店在景江很有名气,很多名人贵妇都是这家店的vip。之所以这样,自然也是因为他们拥有非常时尚、高端、品牌、漂亮的服装和饰品等。而且他家的设计师也是非常有名的,还经常跟一些大品牌合作,甚至还有很多艺人慕名而来。

    阮棠认真地逛了一圈后,心中对那些漂亮的衣服赞叹不已。很多想法也仿佛文思泉涌,在脑海中翻腾着,她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好想把那些想法全都立刻画下来。

    顾秀瑛和季桐溪做好护理出来了,紧接着便是挑选衣服。

    顾秀瑛把阮棠喊过去道:“糖糖,你帮我挑选一套礼服可以吗?”

    阮棠有些不解,顾秀瑛道:“你不是想准备设计大赛的事吗?今天妈就当一回你的模特,你给妈挑什么样的,妈就穿什么。”

    阮棠有些惊讶,也有点难以言说的感动。这时季桐溪也走过来道:“糖糖,还有我呀,我也当你的模特。”

    阮棠怔怔地轻笑,“……好。”

    因为顾秀瑛跟老板说好了,所以今天她们三个人的礼服以及造型等全都是阮棠自己选择决定的。而店里的设计师只在一旁帮忙指导了一下。

    当她们三个人盛装打扮好后,店里的设计师以及员工都忍不住眼前一亮。

    设计师开玩笑道:“顾教授,您的儿媳妇这是要来抢我的饭碗了!要是让老板看到了,我的地位可就难保了。”

    顾秀瑛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也是越看越满意,她笑眯眼了说道:“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家糖糖现在还是学习阶段,她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今天谢谢你们了,你们都辛苦了。”

    “没有的事,您客气了!”

    打完招呼后,三人一起离开了。

    店里的店员们看着她们三人,不由得都有点羡慕了,店员甲道:“这是我见过的婆婆媳妇小姑最和谐系列,没有之一!”

    店员乙:“是啊,这个女人真是好福气,有这么好的婆婆和姑子。”

    店员丙:“她也很厉害啊,今天的搭配真的很不错呢。而且长得也好漂亮!”

    “哎——”三人一致长叹,感慨一番。

    ……

    晚上六点,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

    顾秀瑛,阮棠以及季桐溪三人一起下了车。

    这时候的酒店门口是车辆来往的高峰期,前前后后车辆一辆接着一辆。

    三人下车后,很快步入酒店。

    在她们身后不远的一辆车内,萧阳微微回头对季庭北道:“二爷,前面好像是您母亲还有……”

    季庭北闻言抬头看了一眼,刚好看到三人的背影进了酒店大门。

    虽然有些难以置信,不过他自己妈,自己老婆以及姐姐的身影还是认得出来的。

    季庭北心下疑惑起来,之前他明明问过阮棠今天要不要跟他一起过来参加酒会,她拒绝了,现在是怎么回事?而且他妈一起来就算了,他姐这段时间压根不出门,她们是怎么一起过来的?

    “二爷,到了。”

    萧阳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季庭北下了车,整理了一下西装,道:“你等会在会场注意看一下她们。”

    萧阳明白地点头,“好的。”

    两个人随后一起进了酒店,直达二楼的酒会大厅。

    今天这次的酒会属于公司内部的酒会,人员不是太多,所以只包了一个偏厅,来的人都是公司内部的员工以及一些主要部门负责人。以季庭北的身份,来这里露一下脸已经足够了,不过蒋川平是他弟弟,今晚这场酒会他不可能匆匆而过。

    ……

    顾秀瑛带着阮棠和季桐溪来到酒店的三楼,这里今晚有一场小型的私人聚会,门口有工作人员守着,不是熟悉的人是不准进来的。

    来到门口后,顾秀瑛报上自己的名字,门口的工作人员核查后,才邀请她们进去。

    阮棠一进去就察觉到这个聚会有点特别,来这里的人一个个都盛装打扮不说,而且每个人的打扮风格都很不同,她有些说不上来哪里不同,但是绝对不像是一般的酒会啊聚会那种隆重又正式。可是要说这里的人不隆重不正式也不太像,他们的穿着好像都……很特别!

    但是,特别,却又让人觉得很舒服,很好看。

    就像是在看一场时装表演秀。

    对,就是这样的感觉。

    阮棠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要看不过来了,渐渐往里走,每一个人的穿衣风格和打扮她都想仔细再看一眼。

    “嗨,秀瑛,你来啦。”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

    阮棠看过去,目光微微睁大。

    顾秀瑛闻声走过去,与那人亲切地打起招呼,“文静……”

    阮棠呐呐出声喊:“朱教授……”

    朱文静看向阮棠,目光里淡淡含笑,“阮棠?!我可记得你啊。”

    阮棠有些囧,想到那一次课堂上的事,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有些不好意思地轻笑。

    顾秀瑛似乎什么都知道,也跟着笑。

    朱文静一脸随意地聊道:“秀瑛,你今天的打扮很漂亮啊。”

    “是吧?你这个大设计师评评看如何?”顾秀瑛展开双臂,展示自己。

    朱文静打趣道:“顾大美人风韵犹存,我哪敢评价啊。”

    “我跟你说认真的呢!还有我女儿……小溪,你过来。”顾秀瑛把季桐溪也拉到身边,一个个介绍,“小溪,她是我们学校的朱教授,也是妈妈的好朋友。糖糖,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朱阿姨,您好!”

    “秀瑛,你真是太让人嫉妒了啊,又是女儿,又是儿媳妇……这是在说我这个孤家寡人一个嘛?”

    “哪有。我是让你评价看看,我们母女三个人今天的打扮怎么样?”

    朱文静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嘴里念叨着:“唔……你今天还是在‘瑞格’那家做的?”

    瑞格就是刚才他们去的那家私人造型会所。

    “是啊。”顾秀瑛道。

    “衣服差不多,不过今天风格好像有点改变了啊。他家是不是换造型师了?”朱文静的眼睛不愧很准。

    “那你说到底怎么样嘛?”

    “嗯,不错,比以前好看了些。”

    顾秀瑛闻言笑容加深,而阮棠更加不好意思了,她这时候也终于明白了顾秀瑛为什么今天坚持要带她来这里,还让她打扮她们。

    “糖糖,你听到了没?”

    阮棠脸红地点点头,“多谢朱教授夸赞!”

    朱文静此时也反应了过来,“这是你搭配的?”

    (笔趣阁 www.xbiqugetw.com)
猜您还喜欢看